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三章 风云突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当东方第一道亮光划破天际,新的一天又已经开始。武林中因为那“避水珠”已经闹的天下皆知,连一直不轻易过问武林中事的各大门派,也派出了门下,前往梨园查询,显然对这件事情很关注。



    距离最近的华山派与武当派都齐集长安城外,共同商讨对此事的看法与做法。在一座别院中,正聚着十多人,大部分是华山与武当两派的人,也有一些武林中有身份地位的人。只见大厅中分列两排,左边第一位坐的是华山派的高手,华山四大长老之一的“铁剑客”吴华。此人乃是二十年前在地榜名列第十一位的高手,在华山派名列第四位,在武林中素有侠名。



    第二位是个二十八九的少年,一身白衣,长得有几分俊秀。脸上带着笑容,隐约中透出一丝自豪,双目有神,平视前方。此人乃华山派当代大弟子孙云龙,乃是年轻一代中有名的高手,位列龙榜第九位,是华山派年轻弟子中最杰出的人才。



    第三位是位姑娘,一身浅黄色衣裙配上苗条动人的身材,将她衬托的极为耀眼。白净的鹅蛋脸上,一双动人的秋水,隐含着一丝娇媚;娇翘的瑶鼻配上艳红诱人的红唇,再加上眉间那盈盈笑意,真是位绝世佳人。静静坐在那里,曲线丰满的娇躯吸引着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。这姑娘大约十七八岁,脸上还带着几分娇气。此女正是华山派掌门之女,华山一凤——秋月。凤榜第五名,百花谱第六位,年纪青青就已经名扬四海了。是整个华山最美丽的花朵。



    第四第五两位都是华山派的弟子,只是在武林中还没有什么名气,这次也是随“铁剑客”吴华出来见见世面的。



    右边第一位坐的是位五十左右的老道,乃是武当派的出云道长,也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。与华山吴华一样,同列二十年前地榜之位,排名在第十位。



    出云道长下首坐的是位二十六七岁的蓝衣少年,乃武当俗家弟子,姓刘名飞,正是这一届龙榜排名第十二位的高手。刘飞长的很不错,算得上英俊。此时一双眼睛正有意无意的看着对面的秋月,眼中有着惊艳。



    第三位坐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道士,这道士长得眉清目秀,双目有神。据说是武当掌门出尘道长的传人,天姿极佳,武功极高,可惜一直在武当闭门练武,所以在武林中没有什么名气。这人道号尘光,同门都称他——剑尘光,指他剑法极高。



    第四位坐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银衣少年,这少年并非华山与武当派的,而是路过与两派相遇,才一起到此。同行的还有另一人,正座在他下首。且说这少年人品不凡,长的剑眉星目,极为俊俏。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微笑,静静的看着对面,那美丽的华山一凤。此人叫林云,是这一届龙榜排名第三位的年轻高手,武林人称“银衣剑客”威震中原。



    第五位也是个少年,大约二十四五岁,相貌一般,身着青色长衫。双眼中寒光逼人,脸上冷漠之极,给人一种寒冰冷烈的感觉,让人很难亲近。这人长得虽不出众,但在武林中却极为有名,人称“寒心客”冷无情。乃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十位的高手,也是这一届地榜中最年轻的男人。在武林中年轻一代中,罕逢敌手。



    大厅中除了这些人外,其他的都是一些两派的普通弟子。



    这时只听华山长老吴华开口道:“这一次从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,前往梨园抢夺那避水珠的共记有七坡人马,其中我们要留意的是通天门与飞鹰教,他们势力雄厚,我们最好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。而从梨园中的尸体来看,那秦岭一剑钱峰与血芙蓉陈兰都没有在现场,证明他们已经逃往他处。目前我们最关键的就是要抢在那些黑道中人的前面,将避水珠找回,不能让它落在黑道人手中,不然天下武林就将再次面临劫难。”



    武当出云道长轻声道:“吴大侠所言极是,我们现在必须抢在黑道人前面,将避水珠找回,好好由各派共同保存。要找回那东西,就必须先找到人,那才是关键的。”



    吴华看了冷无情一眼,见他面无表情,也不理会他,轻声对出云道长说:“钱峰夫妻两人现在下落不明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逃走了,另一种就是被抓住了。一但被人抓住了,我们就只有另外想办法了,如果他们是逃走了,我们就要分析他们会向哪个方向逃跑,务必尽早找到他们。”



    出云道长道:“我们从武当一路北上,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,看来他们并没有向南方逃去。这就只剩下了东西北三个方向,以贫道觉得,他们极有可能逃往西北的黄土高原,那儿人烟稀少,极易藏身。又没有什么大的门派,吴大侠认为呢?”



    吴华闻言道:“道长所言极是,正好与我不谋而合。不知道在场各位可有什么不同见解?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就有两人发表意见。这两人一位是华山大弟子孙云龙,另一位是武当弟子刘飞。



    孙云龙道:“晚辈觉得,那钱峰夫妻两人,可能向这长安城来。所谓大隐于朝,中隐于市,小隐于野。这长安城人口百万,我们想在这茫茫人海中找一两人,那可是相当困难的。不知道在座的前辈与各位师兄弟以为呢?”



    而武当刘飞却道:“晚辈认为,以当时的情况来说,钱峰夫妻刚回梨园不久,就遇上强敌来犯,逃走后一时并无确定的方向。等他们静下心来后,一分析就明白自身的处境,那时最先想到的就是向西北逃去,因为那个方向最偏僻也最安全。可如果他们仔细想后就极有可能改变去向,因为西北方太明显,大多数人都会认定他们去了西北,而尾随追去。那样他们反而更危险,所以我认为他们必定反其道而行,冒险向西南而去。西入秦川,全是茫茫大山,极难找到他们。”说完备看了秋月一眼,似乎在显示自己的能力。



    华山吴华看了看刘飞,对出云道长道:“刘少侠真是心思敏捷,将来必非池中物。武当有此佳徒,真是羡煞我华山派。”



    出云忙道:“吴大侠过讲了,刘飞年轻不懂什么,胡说几句而已。倒是你们华山派一龙一凤名扬四海,让我们汗颜啊!”看来各大门派的门户之见还是很重。



    吴华看了看对面的林云,见他正看着秋月出神,吴华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轻轻的,吴华笑道:“林少侠,你对此事有何看法呢,能否说来大家听听?”



    正看着秋月,心中暗道好美的林云闻言回过头来,看着吴华,脸上露出微笑道:“吴前辈动问,林云自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我对这件事现在还不是很清楚,不过就我看来,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可能都有,与其我们在这里猜测,还不如出去寻找,看能不能找到点蛛丝马迹。”



    同排的出云道长问道:“林少侠,不知到你们书院可有准确的消息,能否透露一点?”



    原来这林云还大有来历,不但是龙榜第三名的年轻高手,竟然还是某个书院的人,看来不简单。



    林云笑道:“其实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,我们‘武林书院’暂时也没有什么最新消息。这次我与冷兄来此,其实正好是路过碰上的,事先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。不过我想要不了多久,书院就会有消息传来。”



    华山一凤秋月一直静静坐着,没有说话,眼睛在几人身上扫来扫去,似乎也在对对面的四个年轻人进行比较,看谁最好。



    吴华与出云两人对看了一眼,同时微微点头。吴华看着大厅中的人道:“我们在这等也不是办法,还是依林少侠之见,出去找寻好些。现在时近中午,我们还是先到城中大英雄楼去吃点东西吧。”说完起身。一群人前往城中。



    在通往长安城的官道上,两个人影慢慢走来。那是一男一女,男的看上去五十开外,一身布衣,相貌普通,看穿着像是位普通百姓。身旁那女的三十许人,有几分容貌,也是一身布衣长裙,打扮的有些土气。



    这两人一边走,一边低声的谈话,并随时注视着四周。只听那老者道:“进了城后,我们就以父女相称,我就叫你篮子,明白吗?切不过露出马脚。”



    那女人道:“我明白,现在人越来越多了,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开口说话,免得被别人听见。”不多时两人就来到城门口,很轻易的就进去了。就在两人入城的同时,他们遇行了另外两人,其中一人是见过的,正是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与梅香两人一路玩耍,本来昨晚可以到长安城的,却因为梅香贪玩,误了行程。故今天才到达长安城。华星脸上带着微笑,细细的看着这六朝古都,真是繁华啊!梅香看样子也是初次来此,一脸的兴奋与高兴,一会看看这个,一会摸摸那个,那神情根本就是个小女孩。



    华星含笑的看着她,相识一天来,华星对她的性格已经摸清。梅香性格开朗活泼,有些像个不懂事的小女孩,调皮的很,有时候又爱散娇,心里有事从脸上就可以看出来。华星对她到是有几分喜欢。



    自从华星上次握了她的小手后,梅香时常爱对他做做鬼脸,骂他色狼。每一次华星想惩罚她时,她总时老早就躲的远远的,逗得华星又好气又好笑。不过渐渐的梅香对华星也好些了,昨晚华星握住她的手,她只是白了华星一眼,就害羞的跑开了,惹得华星一阵大笑。



    看着那个跳来蹦去的绿色身影,华星嘴角挂着一丝开心的笑。他觉得与梅香在一起很开心,可能是她太活泼的缘故吧。



    中午烈日当头,晒得人火辣辣的,十分炎热。华星看着梅香笑道:“好了,看你累得满头大汗的,还是找个地方坐下,吃点东西,休息休息。”说完轻轻摸了摸梅香的头,显得很亲切。



    梅香拿出手帕轻轻的察着汗,看了看那修长的大手,眼中闪过一丝欢喜,口中却道:“死色狼,又想趁机占我便宜了,还不拿开你的手。”



    华星笑而不语,手中透出一股冰凉之气,使得原本玩热了的梅香,突然感到一股清凉从头顶灌入,全身舒服极了。过了一会,梅香才反应过来,眼神怪怪的看着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好了,别这样看着我,我们还是去找家最大的酒楼,好好吃上一顿。我刚才问了一下,这长安城最大的酒楼要属英雄楼了。据说有四层楼,可以容下三四百人同时吃饭,就在前面不远,我们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华星拉着梅香的手,向英雄楼而去。梅香见城里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,脸上一红,奋力的挣开华星的手,一个人向前跑去。华星含笑的跟在后面。



    英雄楼是长安城最好的酒楼,楼分四层,每一层的价格各有不同。越往上越贵,底楼最便宜,但也比一般酒楼要贵些。



    华星与梅香两人一入酒楼,迎面就来了位小二,二十多岁,一脸精干的样子。小二一脸的笑容道:“两位公子小姐请进,不知道您们打算在几楼就餐?本店分四层,越往上越好,当然价格也要适当贵些。最好的就是四楼,不知两位公子小姐想在哪用饭啊?”



    梅香看着华星,是在让他拿主意。华星道:“就上四楼吧,既然来此当然要好好品尝一下英雄楼的手艺了。小二哥带路吧。”



    小二忙领着华星与梅香上四楼去了。从底楼开始,华星就在打量着酒楼的酒客,这里生意兴隆,人山人海,底楼此时已经坐满。看样子全是本地的一些食客。上了二楼,人也几乎坐满。华星飞快的扫了一眼,发现了不少武林中人,几乎占了整层二楼食客的九层。看来这长安城中还真是卧虎藏龙,高手如云。



    很快上了三楼,这儿一共只有十二张桌子,已经坐了七桌。华星看了下,有四桌是武林中人,想来这英雄楼恐怕也就是因此而得名吧。上到四楼,华星一看,只有九张桌子。这时就已经坐了五桌,看来生意真是不错。



    梅香的眼睛注视着那个浅黄色的身影,看得有些出神。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遇上华山一凤秋月,心里有些吃惊,也有些高兴。



    华星找了张桌子坐下,看了眼梅香,轻声道:“来这边坐下,先休息一下。”梅香回过神来,忙走到华星身旁坐下。华星随意点了几个酒楼的拿手菜,打发了小二,然后静静的打量着楼上的五桌酒客。



    这五桌中有四桌都引起了华星的兴趣,第一桌上的,其实就是华山派与武当派的,他们人多,一共坐了两桌。为首的一桌上坐着华山派的吴华与孙云龙,还有华山一凤秋月;武当的出云道长、刘飞以及尘光。最后两人是“银衣剑客”林云与“寒心客”冷无情。



    第二桌上有三人,看样子是主仆三人。那上方之人是位三十一二的中年文士,相貌不凡,脸上带着一丝书生气,双目清澈隐含一丝神光,嘴角处挂着一缕微笑,显得随意自然。左右两边是两个五十多岁的威猛老者,四只眼睛中闪着逼人的寒光,静静坐着。



    第三桌有两人,一男一女,那男的在三十六七左右,一身白衣,相貌英俊,眼中神光充足,显然是位高手。那女的二十六七岁模样,美丽的脸上有着三分妩媚。一身翠绿色衣裙,配上丰满迷人的身材,加上那美丽的脸蛋,真是位迷人的美女。一双秋水中透着盈盈笑意,真有说不出的诱人。



    第四桌上坐着一人,一个黑衣人。那黑衣人二十七八岁,十分英俊,只是脸色冷漠异常。桌上放着一把离魂钩,正闪着丝丝寒光。黑衣人独自低头饮酒,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


    华星在打量别人,同时别人也在打量着他们。对于华星,这些人不认识,但是梅香,这里却有几人都认识。其中环山一凤秋月就认识梅香,这时见了她,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,起身向这边走来。



    梅香看着秋月,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,微笑同时浮现在两人脸上。秋月同桌的人也都看着梅香,这位“百花谱”上的美女。林云眼中闪过一丝奇光,却正好被华星看到。华星见状,眼中闪过一丝邪异的笑,似乎暗示着什么,可惜没人知道。



    英雄楼上,梅香与秋月相遇,对于华星来讲,是好是坏呢?天知道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