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三十三章 初遇重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五月的中原,比往年热了许多。一路上除了华星外,三女与孤傲都热得满头大汗。看着华星一脸淡然的微笑,神采飞扬,那样子充满了诱惑力,梅香心里就觉得不平衡。自己热得满头是汗,可华星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,一点也不热,真是怪事。



    陈兰与暗雨也不时的擦汗,看着华星,两女眼中也充满了好奇。对他在这烈日下赶路,脸不红气不喘也感到十分不解,这没有道理啊。可事实就是事实,自己亲眼所见,岂能有假,梅香累得走不动了,看着华星大叫道:“喂,休息一下,我真的走不动了,这太阳也太厉害了,可恶。”梅香不满的抱怨起太阳来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三女与孤傲满头大汗的样子,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,轻笑道:“前面有片树林,我们到那去休息一会吧,走。”说完回头当先而去。



    等三女与孤傲赶到树林时,都已经热得来不起了,全部躺在草地上,大口的喘气。孤傲与暗雨都看了一眼不远的那几人,眼中露出一丝警惕。作为杀手而言,暗雨对这些细小的地方都是十分注意的,而孤傲闯荡江湖已久,经验丰富,所有两人都注视着那几人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同在树林里休息的那四人,心里有些奇怪,怎么在这里遇上他们了,难道他们也去洛阳。原来树林中原先也有四人休息,这四人看站的位置,可知是两路不同的人马,都是一男一女,相互搭配。



    华星的眼睛停在那一身白衣如雪的少女身上,那圣洁美丽的气质是天下难寻的,此女正是天仙谱上排名第二的“圣心玉女”李云罗,与她一起的自然是“雷霆书生”战云。看着战云眼中那丝仇恨之色,华星毫不在意,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眼神在李云罗身上肆无忌惮的巡视着,气得战云咬牙切齿。



    不远处站的两人正是那“白衣追魂”萧远山与“绿娘子”季月梅,这两人都静静的打量着华星与那李云罗两处。华星眼神在那季月梅丰满的双峰上看了几眼,眼中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意,怪异无比,充满了邪异的诱惑力。看得那季月梅心里一跳,脸上露出丝丝娇媚,盈盈含笑的秋水瞟了华星一眼,说不出的风情万种。



    华星淡然一笑,回身走到梅香身旁,轻声对三女道:“看你们热得,来都到我身边来。”说完将梅香拉到身旁,暗雨与陈兰也都靠近他。华星含情的看了三女一眼,低声笑道:“注意了。”说完三女只觉得一股寒冰之气瞬间笼罩在三人身上,那炎热的感觉一下子远离,顿时全身舒爽,就如同在心里灌了一口冰一般,清凉透体,说不出的美妙。三女都睁大眼睛惊异的看着华星,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奇妙功法,早知道也就不用这样辛苦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笑笑不语,不理会三女的惊讶,走到孤傲身边,那微凉的气流瞬间将他环绕,很快就凉爽下起。孤傲看着华星,低声道:“谢谢公子。”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。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举手之劳而已,不用在意。你认识那边那两人是谁吗?”说完看着那“白衣追魂”萧远山与“绿娘子”季月梅,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。



    孤傲顺着华星的眼光看去,轻声道:“回公子,那两人是‘白衣追魂’萧远山与‘绿娘子’季月梅。那萧远山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四的高手,此人手段凶狠之极,阴险狡诈,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。那季月梅也是个有名之人,十年前名列百花谱第十位,凤榜第九位。在武林中艳名远播,是有名的风流浪女。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,脸上露出一丝浅笑,眼中射出一丝奇异,看了看那季月梅,神情很是怪异。轻声道:“原来是百花谱上的风流佳人啊,嘿嘿,有意思。好了,你还是休息一会吧。”说完走到三女身边,而三女也正在谈论那季月梅与萧远山两人。



    暗雨是杀手出身,对武林中的名人都是十分了解的,自然认识这两人。见华星走来,暗雨只是看了他一眼,眼中透露出淡淡柔情。陈兰也看了看华星,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与浅浅的情意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看三人,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,轻声道:“多休息一会,我们等会还要赶路呢,不然天黑就只有露宿荒山了。”眼神含笑,隐含丝丝神采。



    梅香看着华星,眼中闪过一丝沉醉,似乎觉得今天的华星有些不一样,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,少了以往的那丝丝邪异,多了丝丝醉人的神采,整个人显得丰神如玉,神采奕奕,不再让人感到邪门了。然而,这样的华星却又展现出了另一种醉人的吸引力,让人牢牢的深陷下去,心甘情愿的为他痴迷。



    暗雨与陈兰似乎也感觉到,都惊讶的看着华星,这一刻的华星,给人的感觉就是个谦谦君子,温文儒雅。那淡然的微笑,说不出的亲切诱人,充满了致命的魅力,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女人的心。暗雨心里有一股冲动,好喜欢此时的华星,那英俊的脸上,那淡淡的微笑,深深吸引着少女的芳心。陈兰眼中露出丝丝沉醉,眼神变得清澈,慢慢的沉沦在华星那醉人的风度里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三女,眼中笑意更浓了,身体不动,可一股柔和清凉的真气瞬间将三女笼罩在那无形的情网里,静静的表达着自己对她们的情谊与爱心。华星看了远处的李云罗一眼,见她也正在看自己,华星含笑的点头示意。那淡然的微笑很柔很浅,却震撼着她的心,让她感到无比的惊讶,眼神中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。



    风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,天气热的人心烦。然而这样的天气赶路的人竟然还不少,这不是,来路上又有人顶着烈日赶来了。树林里的人都注视着那来路上的人,一共三人,两前一后,相距十丈左右。渐渐三人近了,华星仔细一看,脸上浮现出一丝隐隐的神采,脸含微笑的看着那前面的两人。



    一个银衣少年与一位黄衣少女慢慢走来,看那手牵手的样子,傻瓜也知道两人是对情侣。那银衣少年二十五六岁,英俊的脸上,闪动着一丝浅浅的邪异,微扬的嘴角隐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,双眼神光隐现,看来不是个简单的角色。



    身旁的少女,看样子二十左右,长得十分美丽。鹅蛋形的脸庞,有着一双清澈迷人的眼睛,那秀气的瑶鼻配上那红艳的小嘴,显得很是娇贵。脸上两个酒窝露出深深的笑意,眼神中含着丝丝甜蜜,显得一脸的幸福。一身米黄色的衣裙,穿在那玲珑小巧的身上,十分得体。腰间一条紫色的腰带,勾画出那盈盈一握的小腰,显露出胸前那挺拔秀美的两座山峰。下面柔美的臀部曲线尽现无疑,深深的吸引着男人的眼睛。



    两人的身后,跟着一个青衣少年,看样子不像是一起的,可那少年的眼睛却牢牢的盯着那黄色的美丽身影。青衣少年二十二三岁,清秀逼人,有着江南水乡的秀气,给人十分灵巧感觉。少年脸色在烈日下显得有些发白,或许是因为阳光的缘故吧。少年的脚步有些缓慢,人影显得有些摇晃,似乎赶路赶累了,快支持不住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黄色的人影,眼中闪着一丝神采,嘴角挂着一缕奇异的笑,显得很怪异。目光轻移,华星看着那银衣少年,眼中神光闪现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最后华星看了那青衣少年一眼,双眉微皱,眼中露出一丝奇光,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

    一旁的几人也都看着那银衣少年与黄衣少女,各有不同的神情。战云看着那银衣少年,脸色微变,似乎想到了什么,神情有些阴冷。李云罗看到那银衣少年,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,看来对他的出现也感到惊奇。



    华星看了暗雨一眼,笑道:“你认识他们,说给我听听,我也想多了解一点这两人的情况。”淡淡的微笑,如春风化雨,柔情无尽。



    暗雨看着华星,眼中射出一丝神采,十分诱人。避开那令人心醉的眼神,看着那银衣少年轻声道:“这人很邪门,知道他的人都不敢去惹他,因为他的武功相当的高强。而最让人感到心寒的是,他表面上很和善,背地里却相当阴狠,手段之毒辣,天下罕见,可他隐藏得极好,天下都没有几人知道,常人往往被他英俊伪善的面目所迷惑。这人名叫李欲,自认随心所欲,想什么做什么,惹上他的人到现在为止全部死绝,没有一个活口。他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一位的高手,人称‘银衣奇侠’现在二十七岁。是地榜上最年轻却最厉害的角色。



    那黄衣少女是百花谱上的人物,排名第七位,人称玉女剑林芳,今年二十一岁,才出江湖的人物。想不到她竟然看上李欲,或许这会让她一生心碎。”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林芳,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,轻笑道:“人生有不同的季遇,谁能真正的遇上自己一生喜欢的男子呢?如果都是那样的话,世间又何来伤心流泪,何来断肠孤魂呢?”说完含笑的看着三女,似乎在提醒她们,这一生她们是幸运的。



    三女似乎都明白了华星的意思,深情的看着他一眼,有着一丝喜悦与感激。陈兰暗自想着华星的话,或许正如他说的一样,人生是有不同季遇的,自己遇上他其实也是十分幸运的,不是吗?



    这时那李欲与林芳已经走到树林旁,李欲看着李云罗,微笑的点头示意,带着林芳走到了李云罗与华星之间的地方,停在树下休息。看着那战云,李欲笑道:“战兄真巧啊,想不到我们又在这里相遇了,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!这次陪着云罗姑娘一游中原,战兄真是好福气啊,可羡慕死我了。”说完眼中闪着丝丝邪异的神采,看了看李云罗。



    战云脸色一变,很快就恢复了笑脸,忙道:“李兄取笑了,小弟只不过是陪云罗到洛阳去看看花会而已。李兄也是去洛阳吗?”伪善的笑容下隐藏的是一股阴冷。



    李欲看了一眼李云罗,见她脸色平淡,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阴笑,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道:“我是顺道路过,顺便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几句话的时间,那青衣少年也走到了树林边,看了几人一眼后,目光就停在了那林芳身上,眼中闪过深深的柔情与爱意。看了树林一眼,这少年走到孤傲身外一丈多外的一颗小树下,慢慢的坐下,显得很吃力。坐好后偏头静静的看着林芳,似乎这里除了“玉女剑”林芳外已经没有外人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青衣少年,眼中露出一丝叹息,轻轻的摇头问暗雨:“这少年是谁?”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深思的神色。



    暗雨看着那青衣少年,低声道:“这人是龙榜排名第十三位,人称玉笔书生万重山,可惜今天没有见到他的玉笔。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,看了一眼林芳,轻声道:“地榜第一,龙榜十三,有意思。”短短的几个字,让人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,华星变得有些神秘了。



    那边李欲正在打量着华星这边,李欲的目光在梅香身上停留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丝邪笑。看着华星,李欲眼神呆了一下,似乎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样英俊的男人。李欲眼中闪过一丝阴森,但很短暂,却被暗雨看在眼里。目光穿过华星五人,李欲的眼光落在了万重山身上,眼中含着一丝轻蔑的笑意,眼底闪露出一丝阴狠与冷意。



    李欲身旁的林芳也看着华星,眼神一呆,似乎被华星的风采所吸引,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李云罗,似乎在想怎么这里会有两个如此杰出的人物呢?眼神中有着一丝惊异与震惊。



    时间在炎热的烈日下慢慢过去,休息的人儿似乎也该离去。李欲看着战云笑道:“战兄陪云罗姑娘多休息,李欲先行一步了,告辞。”说完眼光在李云罗那天仙般的玉颜上留恋一阵,脸上带着丝丝邪笑,拉着林芳走了。林芳随着李欲离开,走出几步突然回头一望,这一望是望谁呢?华星,李云罗还是其他谁呢?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林芳回头,竟然发现她是看向那万重山。林芳的眼神很复杂,其中夹杂着丝丝柔情,丝丝感激,丝丝无奈,丝丝叹息。似乎她与万重山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,至少是让她有些难忘的事情。漠然回首,几许繁华几许愁,空自随风流。



    万重山看着林芳回首,眼中射出惊喜之极的目光,苍白的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,口半张开,但却没有声音,似乎喊不出来。等林芳回头离去后,万重山不舍的凝视着她的背影,久久不肯收回目光。万重山那表情,华星清楚的看在眼里,华星还看到他嘴角那不停外流的鲜血,慢慢的侵湿了他的胸衣。



    万重山见林芳与李欲已经走出数十丈,忙一擦嘴角的鲜血,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沧桑与痛心,眼中射出一股坚定的神色,吃力的爬起身来,摇晃着身体向林芳去的方向追去。那摇摇欲坠的身体,看得人不由得为他担心。多痴情的人啊,可惜被命运所牵引。



    战云与李云罗都看着他,战云不由摇头冷笑,不自量力。而李云罗只是看了他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同情。那边的萧远山只是冷笑一声,脸上露出不肖之色,而季月梅也仅仅嘲笑的看着万重山而已。



    这边,梅香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,似乎为他的痴迷而感动。暗雨静静的看着他,眼中闪着丝丝叹息。陈兰的眼光很沉重,仿佛想到了自己当年的痴迷,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。孤傲依然冷漠,但眼中却闪过一丝了然,这就是武林,没有坚强意志之人切莫踏进,不然会令你心碎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万重山,眼中闪过一丝奇异,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。看了一下三女,见梅香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,华星拍拍她的肩膀,轻笑道:“看你,心地善良,看着别人难过自己都会伤心,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。这就是武林这就是江湖,现实是残酷的,没有那么多的好事等着每一个人,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梅香闻言,将头靠在华星怀里,脸上露出一丝幸福与同情之色。看着那摇晃的身影,梅香轻声道:“华星,我知道这一生我都是幸福的,因为有你。可看着他的坚强,我就忍不住有些同情,多痴情的人啊,口吐鲜血都还远远的跟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后,那林芳也算是幸福了,只是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人看了不忍。你能帮那万重山一把吗,华星?”说完抬头看着他的眼睛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那摇晃的人影,眼中闪着奇异的神采,轻声道:“既然遇上了,也算有缘分,我就帮他一把吧。至于将来结果如何,那就看天意了,或许他会更加伤心也说不清。”说完看了梅香一眼,眼中有着梅香不解的神情。



    梅香看着华星,眼中有些惊奇,她觉得今天的华星似乎变了,变得让人猜不透了。看着华星那神采飞扬的俊脸,梅香不由芳心沉醉,心里好喜欢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身形轻移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万重山的眼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这一手轻功看得暗雨与战云以及李云罗都是一惊,谁也没有看清华星是怎么平移这三丈距离的。华星看着脸色苍白的万重山,眼中划过一丝叹息。手轻轻抓住他的右手,华星双眉微微皱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万重山心里一惊,警惕的看着华星,尽力保持平静的问道:“你干什么,我好像不认识你。你抓住我的手,想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华星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是谁伤了你,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吗?”



    万重山看着华星,他看出华星没有恶意,不由轻声叹息道:“除了那人还会有谁?谢谢你的关心,你好还是放开我吧,再等会他们就走远了,我恐怕就追不上了。”说完目光看着远方那渐渐消失的人影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他,神情有些奇特的道:“你每向前一步,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,恐怕你是追不上了。”



    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沧桑,眼神中有着坚定,看着远方沉声道:“死又何惧,就算死了我的魂魄也永远守在她的身旁,那时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”淡淡的语气中透露出坚强,那痴情无悔,那执迷不悟听了让人心里沉甸甸的,有种东西忍不住在心里流淌。



    华星双眼微皱,轻声道:“死了,你就变成鬼看着她被人欺骗,被人玩弄,伤心流泪是吗?如果那是爱的话,你就去吧,去完成你那执着的爱吧,死后切莫后悔。”



    万重山全身一震,摇摇欲坠,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碎,苍白的脸色几近死灰,嘴角微微颤抖,鲜血顺着往下滴。眼角那沧桑的笑意,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碎。华星不由轻叹一声,抬头望着远方,那里有片片白云,自由自在,无忧无虑。



    不远处的梅香暗雨陈兰三人眼中都露出丝丝伤感,叹息的看着万重山,似乎为他的痴情所震撼。孤傲眼中也露出淡淡的同情。万重山看着华星道:“谢谢你的提醒,我不会就这样死去的,我要活下去,我要保护她,不能让她被那可恶的李欲给骗了。”说完眼中露出坚定的意念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射出一丝赞许,轻声道:“光想是不行的,你现在活不了多久了,你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万重山闻言一惊,脸上神采瞬间暗淡下去,眼中露出无奈沧桑之色,慢慢的抬头看着苍天,眼中流下一行泪水,那是痴情无悔的情泪,那是少年叹息的心泪,那是不甘的泪,那是心碎的泪,那是万重山懂事起的第一次流泪,或许这也是他人生最后一次流泪。



    断肠无语问苍天,天不语,唯有泪徘徊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或许这才是真情,这才让人刻骨铭心,让人生死相许。想想自己,似乎一切都太顺利了,那样的感情恐怕没有他们的那样轰轰烈烈,震撼人心。



    华星的声音轻轻在空中飘起:“你的全身经脉都已经严重受损,那李欲的劲道中含着极为霸道的震字诀与裂字诀真气,时刻损坏着你的经脉。你一路跟着他们走来,一来没有机会压制那强横的真气,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的伤越来越重,所以你才会一直不停的吐血,完全无法阻止那经脉的恶化。到现在已经十分严重了,你要是再跟下去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那样,李欲不须亲自动手,就能杀掉你了,又不会破坏他在林芳心中的形象,这真是个好计划。”



    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仇恨,恨那李欲的阴险毒辣,卑鄙无耻。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,不得不佩服他的心计深沉,老谋深算。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,说什么也没有用了,不是吗?或许这就叫做天意弄人!



    痴情的人儿无法相聚,偏要分离,这不是天意弄人是什么呢?万重山眼中流露出一丝深情,静静看着林芳消失的方向。既然要死了,能多看她一眼也好啊。就算是死,也要朝着她离去的方向,那样自己的魂魄才能永远跟她一起,守护着她,生死不离。看着远方,泪水慢慢模糊了他的眼睛,鲜血不停的往外溢,生命似乎已经开始远离,慢慢的朝着那逝去的方向而去。



    万重山慢慢闭上眼睛,任由那伤心的情泪,慢慢的滴落,嘴角的鲜血还在继续,他也不理。这一刻他感到好累,好想静静去睡,回到那难忘的小屋里,慢慢沉醉。在那美丽的梦里,有个米黄色的人影在向他招手,他忍不住跑过去追,看着那美丽的容颜在心底慢慢清晰,慢慢飘飞,是那样的动人,是那样的令人回味。那是他一生最美的回忆,最心醉的回味,那是心底最深藏的记忆,最执迷的无悔。



    一丝浅浅的微笑,浮现在他微扬的嘴角,是那么的甜蜜,那么的陶醉,这一刻的他似乎回到了曾经最美的时光,回想起了那令人陶醉的美梦,静静的沉醉在里面,不愿意醒。曾经痴情的少年,现在正在回味,曾经顽强的生命,此时正在流逝,曾经心爱的人儿,已然离去,如今痴情的人,即将远离。



    风在这个时候来临,带来淡淡的清爽。树林里的众人都看着那痴情的少年,有的同情,有的不语,有人嘲笑,有人叹息,还有那丝丝低吟,随风远离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万重山,眼中露出一丝赞许,为的是他的痴情。世间多少痴情郎,柔情几许空断肠。华星眼中闪烁着一丝红光,显得妖异无比,眼神流转,谁也猜不出他心里现在想什么?他就像一个谜,越来越让人看不清。



    万重山嘴角的鲜血仍然还在继续,或许等到血尽时,他就会离去。那甜美的笑容,浅浅的笑意,在这一刻慢慢的定格在那里,或许这是天意,让他在回忆中慢慢离去,心酸而又甜蜜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