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四十九章 初遇张雪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华星一行五人在客栈休息了两天,等独傲与陈兰的伤基本好了,已经不妨碍行动了,才又继续上路,前往洛阳。一路上,华星发现路上的武林中人明显的增加了不少,全是朝洛阳方向去的。看那样子,多半都是去看洛阳牡丹花会的,看来,武林中人也对洛阳花会很感兴趣。



    看着无数快马从身边飞驰而过,华星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,眼神显得很奇特,仿佛对这么多的人前往洛阳花会感到很有趣。华星轻笑道:“看来这次的花会一定很有意思,花会上恐怕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,我们到时候可别错过了机会,好好看仔细了。”



    三女与孤傲都不是很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,不知道他这话指什么?梅香不解的问:“华星,你说的是什么,我听不明白呢?你能说清楚一点吗?”



    华星看着行人,并不理会她的话,轻声道:“不明白没关系,以后就明白了,现在说明了,就没有意思了。我们还是赶路吧。”说完人影一晃,三女与孤傲都没有看清楚他的怎么动的,可华星就已经出现在三丈外了。华星双手背负,一副淡洒飘逸的模样,脸上带着三分微笑,真是潇洒随意之极,看得三女与孤傲都是一呆,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华星有这样飘逸的一面。



    同是前往洛阳的古道上,走在华星五人前面的就有不少是华星认识的。其中李欲就早了华星两天的路程,已经过了三门峡,快到新安镇了。除了李欲外,那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,也走在华星五人之前,超前华星两天半的路程。



    另外黑衣夜风与白衣罗文也都走在华星几人前面,自然那无毛老道也跟着罗文,一路相随。



    对于那几人的动静,华星都从书院得到了消息,知道他们的具体行动。可是没有收到万重山与林芳的消息,让华星暗自皱眉,心里在猜测他们是否出事了。当然华星是不会知道万重山发生的事情了,不然他恐怕也会为万重山感到忧伤的。另外还有华星不知道的,就是武林书院的银衣剑客林云,也秘密前往洛阳,正好也赶在了华星五人前面。一时间,众多武林高手齐聚洛阳,仅仅只为了那个所谓的牡丹花会吗?恐怕另有文章吧。



    午后,华星五人拿出自己带着的干粮,吃了些东西后,又冒着烈日赶路了。一路上梅香学聪明了,总是紧紧的靠在华星身边。不但一点炎热的感觉也没有,反而有一股清凉无比的感觉,舒服极了。华星溺爱的抚摸着她的头,轻笑道:“香儿倒是聪明了,知道找地方避暑了。”梅香娇笑道:“那当然了,香儿又不是傻子。只要看看你的模样,就明白你一定有秘诀了。你看别人,个个满头大汗,就你脸不红,气不喘的,一点汗也见不到,当然会引起香儿的注意了。谁知道你靠近你,竟然一点也不热,还清凉无比,真是奇妙之极。华星你能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吗?”梅香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这是秘密,不能随便告诉人的,香儿要想知道也可以,不过得晚上再说。到时候,香儿可得先好好的服侍我一番才行,能让我满意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华星双眼含着一丝邪异的笑,静静的看着梅香。梅香闻言,脸色一红,低声道:“华星,坏死了,就想着欺负香儿。我才不要呢,我不给你说了。”说完小嘴翘的老高,一副君子不与小人说话的模样。



    华星见了,忍不住大笑起来,显然是被梅香那娇俏的模样逗笑了。华星忍不住伸出右手食指,轻轻的拨弄梅香那翘得老高的小嘴,抚摸着那红润的香唇。梅香脸色一红,又气又羞,想也不想,张嘴就将他的手指咬住,想狠狠咬他一口。华星见了,忍不住笑出声来,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她的小舌,羞得梅香忙吐出了华星的手指,转过身去不敢看他。



    华星见梅香害羞,也不忍在此大厅广众之下逗她,免得她会不好意思。华星微微揽住她的柳腰,轻声道:“好了,香儿,我们赶路吧。等找到客栈后,我再好好的品尝一下,我美丽的香儿那美妙的滋味,好不好。”声音很低,为的是怕她会害羞。梅香听了,忍不住娇媚的白了他一眼,心里甜甜的,很是感激他的小声,为自己留了许多颜面。



    暗雨与陈兰两女走在华星与梅香身后,相距一丈五六,远远的不愿打觉他们两人。此时见两人那亲热的模样,两女心中都忍不住露出一丝羡慕。心里都想起了自己与华星在一起的情景来,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温柔。



    不多时,华星与三女以及孤傲来到一个三岔口。对直走是前往洛阳的官道,向右是上华山派的古道。华星看了看右边的古道,心里想起了秋月。不知道她还好吗,一定在想念自己吧。回头看了身边的四人一眼,华星道:“我们走吧,以后有空再上华山去玩玩,那里的风景可是天下名扬。”说完转身,继续前进,目标洛阳。



    在太阳下山时,华星五人来到了潼关城。在进城门时,华星发现了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。那女人相当的漂亮,大约三十许人,容貌娇美,十分美丽。这女人一身浅黄色身衣裙,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,相当的吸引人。女人脸上带着三分自信的神色,明亮的秋水中,闪动着诱人的神采;一举一动无不露出一丝高雅的神韵,十分的有韵味,充满了成熟女人独有的味道。这女人脸上带着一缕微笑,双眼清澈有神,给人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,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她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这美女,眼中第一次射出一股占有的欲望。目光静静的停留在女人那微微突起的胸部上,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神采。这女人相当的会打扮,将那本来高耸迷人的双峰,故意隐藏三分,显得若隐若现,分外的诱人。脸上那淡然的微笑,给人一种美丽自信的感觉,对男人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。这女人腰间一条粉色的腰带并没有收得很紧,所以那高耸的双峰并没有太多显露,但就因为如此,反而更加的吸引人。



    华星心里有一种想要占有这个女人的欲望,那欲望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他心里,没有一点征兆。华星眼中黑色的光华再次闪现,双眼中带着奇异的吸引力,含着丝丝邪异的笑意,静静的看着朝自己这边走来的那女人。这女人一路走过,引得几乎所有男人都回头观望,全都被她风采所吸引了。



    黄衣女人也发现了华星,眼中闪过一丝极难察觉的神采,似乎也被华星深深吸引住了。看着华星,这女人眼中闪烁着丝丝奇特的眼神,让人猜不透那是什么意思。与华星对闯过时,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华星鼻中,深深的吸引住了华星。华星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,似乎暗示着什么,可惜没有人看到。与华星同行的三女,都被这黄衣女人深深的吸引住了。这才是真正的女人,充满了女人味,那魅力之强,真是让人难以抵挡。



    走出很远了,三女都还忍不住回头看着那女人的背影发呆。华星看着那微微摆动的丰臀,心里那黑色的真气旋转得更快了。华星想着,要是能把这迷人的女人征服,让她永远臣服自己,那该多好啊。这女人之美,绝对能够排得上百花谱前三名,可惜不知道她是谁。华星暗自道,我们还会相逢的。



    梅香直到那女人完全消失了,才惊叹的道:“这女人好美啊,好有女人味道,真是迷死人了。”暗雨与陈兰都不说话,不过眼神却都完全赞同梅香的说法。



    华星轻声道:“你们有谁知道这女人的来历吗?这女人很奇特,她应该是习练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内功,让人看不出她武功的深浅,十分玄妙。这是个不简单的女人,很有意思。”华星眼中闪烁着一丝灼热的神光,心里似乎正做了某个决定。



    三女闻言都摇头不语,显然不认识这女人,一旁的孤傲也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。不过孤傲心里却在想:“这女人好奇特,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充满魅力的女人,真是让人一见难忘。这女人与公子倒有点像,都是神秘莫测,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。不知道她与公子将来要是遇上,会是什么情况,真是让人期待啊!”



    华星见四人都不知道,也不在多问,心里想着,还是让书院的人去查查这女人的来历好了。看了四人一眼,华星招呼四人进城去了。



    三星酒楼上,华星五人正在慢慢的品尝着桌上的佳肴,一边注视着楼上的动静。华星的眼睛牢牢的看着一个女人,那女人很美,有一股端庄仪雅的神韵,相当的诱人。那女人三十上下,一身浅紫色紧身衣裙,将凹凸玲珑的身段完全展现在众人眼前,吸引住了无数好色的目光。女人脸上带着一丝浅愁,微微的皱着眉头,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般。与她同坐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青衣丫头,也有几分姿色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这美丽的女人,心里在想着她会是谁呢?会是百花谱上的人物吗,应该是吧。可惜自己初出江湖,对这些都太寂寞了,脑中空有一大堆女人的名字,可惜一个也没有见过。身旁的暗雨注意到了华星的神态,轻轻传音对她他道:“夫君想知道她是谁吗?雨儿告诉你好了。



    这人可与夫君有着莫大的关系,这人就是华山派的智女张雪,也就是秋月的母亲。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一呆,看了暗雨一眼,微微点头示意,感谢她的提醒。目光移到张雪身上,华星的眼睛看着那丰满高耸的玉乳,那盈盈一握的柳腰,那浑圆玉润的肥臀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,那么的诱人,真是让人想不到,她会是秋月的娘。难怪秋月长得那么漂亮。



    想到眼前的美女就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,华星真的有些不敢接受,也不愿意接受。或许在华星眼中,这只是一个风姿卓绝的成熟美女而已,一个有着相当姿色,且十分吸引人的美女。这一刻,华星突然想起秋月当日的话来。他还记得秋月曾说,在华山派中,秋月的二师伯周亮与九师叔赢枫两人都在打这张雪的主意,今日一见张雪才明白,任哪个男人见了她,也不由想打她主意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所以那周亮与赢枫想打她的歪主意,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看着张雪,华星在想,她不在华山派里帮着丈夫,一个人带个丫环来到这里,是为了什么呢?既不隐藏行踪,也不避开大道,难道是为了告诉别人,她在这条路上吗?可那有什么意思呢?想不明白,这是个谜。



    看看其他酒楼上的人,绝大部分的人眼睛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张雪那美丽诱人的双峰上,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欲望。但这其中也有两人的眼神很特别,那两人都貌不出众,一点也不引人注目,静静的坐在角落里,看着张雪。两人眼中露出一股阴沉之色,仿佛与那张雪有某种关系。



    华星与同行四人酒足饭饱后,离开了酒楼。离开前,华星又看了张雪一眼,眼中带着一丝赞叹,似乎在为她的美丽而惊叹。似乎是感受到了华星的眼神,张雪抬头看了华星一眼,眼神一呆。张雪也被华星的俊美与飘逸惊住了,似乎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英俊不凡的少年郎。



    华星那含着丝丝邪异的眼神,深深的印入了张雪的心里,让她产生了一种心颤的感觉,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灵。



    华星见到张雪神情一呆的表情,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,像是在述说着什么?可惜没有人能懂。



    下了三星酒楼,五人回客栈去了。



    回到客栈,书院的人就已经在房中静静的等待着华星了。

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女子,很是普通,一点也不出色,丝毫无法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华星笑道:“可有什么消息吗?”那女子恭敬的道:“回特使,一共有四个消息。第一,特使之前要我们注意的人,都已经赶在特使前面了,路程比特使快了两天。那些人是银衣奇侠李欲、白衣追魂萧远山、绿娘子季月梅、黑衣少年夜风、白衣少年罗文,以及那个怪道人。



    除了这六人外,特使认识的还有武林书院的银衣剑客林云,也秘密的潜伏到了这一带,比公子快了近一天的路程。至于那林云的目的,暂时还没有得到确切消息。



    第二,是那华山派掌门夫人张雪的出现,这事有些蹊跷。书院暂时没有关于她的消息,此时书院正加派人手在打听她的动静,分析她的目的。对于她突然现身此地,究竟带着什么目的,谁也猜不准。



    第三,是关于那万重山与林芳的消息。林芳的下落我们已经打探到了,她目前正与这一届百花谱上排名五位的唐门大小姐唐梦在一起。这位唐家大小姐可是个不好惹的人物,名列凤榜第四位,人称翠玉蝴蝶。她一身是毒,没有几人敢惹她,据书院的消息证实,这位唐家大小姐出道已经六年,可惜却没有一人得到她的青睐。曾经也曾有人用过一些下流手段,想得到她,可结果最后全死在了她手中。所以现在一般人都不愿意惹她,把她列为十大不可惹的人物之一。而万重山自从两天前来到这里后,第二天一早就从此消失了踪迹,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行踪,他就宛如凭空消失了一般。我们找遍了整个县城,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,前途也没有他的消息。



    第四,这一届的洛阳牡丹花会,比历年都要热闹繁华。最主要是因为,这一届参加的武林中人突然比往年增加了五倍,是这么多年来,人数最多的一届了。而这些参加花会的武林人士中,就隐藏着江南天一教、西北飞鹰教以及西南绝天门的高手,这三大帮派的门下此次秘密前来中原,恐怕也是带着什么目的而来的。所以书院要属下通知特使小心留意他们的动静,书院会尽一切力量,为特使提供最新的消息,以供特使分析判断此中之事,好做出最好的决定,小心应负他们。”



    华星五人静静的听着,神色各有不同。特别是听到万重山消失了行踪,三女与孤傲都忍不住轻呼一声,全都在为他担心,希望他能平安无事。而华星眼中只不过闪过一丝惊异而已,并没有太大的表情。倒是听到这一次前往洛阳花会的武林人士里,有三大帮派高手时,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深思,似乎在猜测他们的最终目的。



    华星轻声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,有件事情你们去查一查。今晚进城时,我们遇上一个很奇特的女人,你想办法给我查出她的来历,一查出来,就马上禀报我。”说完将那女人的外形容貌,各种特征仔细的说了一遍,等她记住后,华星才让她离开。

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四人,华星笑道:“别想太多了,一切皆是缘,你们再怎么为万重山担心也是没用的,明白吗?有些事情是注定的,是无法更改的,还是想点开心的事情吧。这一次前往洛阳,我们要小心一点,这一路上高手如云,随时都要小心警惕,以防万一。我不希望你们之中有谁出事,我只求你们能好好的跟着我就行了。每一次当我离开你们时,你们就要尽力避免与别人相接触,小心的保护自己。我在时就可以随心所欲,明白吗?你们的武功遇上真正的高手,出了小雨能拼上一拼外,其他三人都差得很远,以后记得要抓紧时间好好练功,以提高自己的武功,好保护自己。今天大家都赶了一天的路,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。小雪留下,我有件事情要对你说,你们三人先去休息吧。”



    梅香看着华星,柔声道:“华星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在一行五人中,梅香的身份早就已经定了,大家都知道她是少夫人的身份,所以对她都多了三分敬意,特别是孤傲。



    华星含笑道:“你也早点休息,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?孤傲伤才好,也记得多休息。”说完看了暗雨一眼,眼中含着一丝深情,似乎两人之间已经不需要什么话语了。



    送走了三人后,华星看着陈兰,眼中带着一丝担忧,怕她等会听了那个消息会伤心。华星轻声道:“来,到我身边来”声音很轻柔,很亲切。陈兰看着他,眼中闪过一丝娇羞,知道他又想趁机占自己便宜了,心里满是羞意。陈兰心里虽羞,但却没有拒绝他的要求,慢慢走到他身边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她的眼睛,知道她又想到两人亲热的事情上去了。华星也不多说,一把将她那丰腻的娇躯抱在怀中,双手轻轻的抱着她的小腰,右手在她胸部上轻轻的抚摸着。可惜她美丽诱人的丰满玉乳被抹胸束紧了,此时抚摸请来,除了感到一股柔柔的感觉外,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享受。不过华星可不会就那样轻易放过怀中的大美人,华星右手虽然没有什么感觉,但华星左手却轻轻的隔着薄薄的丝绸,抚弄着陈兰那双腿间神秘诱人的花朵,很明显的感觉到那柔软而突起的山谷,那茂密的丛林溪水横流。



    陈兰脸色通红,口中低声道:“弟弟,不要弄,不要,啊!弟弟,你饶了姐姐吧,你不是说有话要对姐姐说吗,怎么就知道欺负姐姐啊。”娇媚腻人的声音,就像是一道催情剂,深深的吸引着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只觉得心中欲火上升,下身明显的挺立而起,直直的顶在那丰满肥嫩的雪臀上,使得陈兰害羞的轻摆着雪臀。以躲避华星的坚挺。华星脸上露出一丝邪笑,左手微微一用力,陈兰顿时身体急居颤抖起来,一下软在了华星怀中,口中发出阵阵娇啼声,诱人之极。



    华星邪笑道:“我要是告诉姐姐说,今晚要把姐姐吃了,你怕吗?”说完左手五指在那敏感的山谷中纵情的抚摸着,尽力的挑逗着她的情欲。陈兰娇颜血红,口中娇声道:“弟弟你饶了姐姐吧,不要了。”口中虽然这样说着,可那诱人的雪臀却轻轻的扭动着,摩擦着华星的坚挺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闪过一丝黑色的光华,考虑着是否把她吃了。这可是自己期盼已久的事情,今晚就能得手,想来真是让人心中无比激动。然而仔细考虑了一阵后,华星还是决定今晚暂时放过她。华星轻轻收回左手,揽住她的柳腰,深情的道:“我只是逗你玩的,就算我忍不住想要,也会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后,才会摘取姐姐那朵最美的娇艳花朵。现在姐姐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,弟弟怎么舍得欺负姐姐呢?”说完亲了她一下。



    陈兰闻言突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深深被华星所感动。看着华星,陈兰柔情的道:“谢谢你,弟弟。谢谢你怜惜姐姐,姐姐这一生能遇上你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可是你这样憋得很难受的,弟弟,姐姐我——”说到这突然停了下来,脸上满是羞意。



    华星感觉到她正轻轻扭动着丰臀,摩擦着自己的坚挺,心里明白她的意思,忍不住深情的将她抱紧。华星满是柔情的道:“姐姐这份爱,我已经收到,我会永远将她深藏,永世不忘。今天其实是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姐姐,我希望你听了后不要悲伤,答应我好吗,姐姐?”



    陈兰闻言回过神了,想不到他真的有事要告诉自己,原来是自己想到那上面去了,真是羞死人了。陈兰害羞的低下头,轻声道:“弟弟你说吧,姐姐答应你,有你在身边,姐就不会感到悲伤。”说完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坚强。



    华星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欲,紧紧的抱着她,轻声道:“两天前,我们遇袭那天,你受了伤。我从书院得到一个消息,一个关于避水珠的消息,当时没有告诉你,是怕你听了会伤心,影响你的伤。但今天我告诉你,是不想一直隐瞒下去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这一生都注定了要在一起,所以我不想骗你。我希望你知道了一切之后,能够坦然的面对自己,面对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。”



    陈兰回头看着华星,眼中有着感动,心里却有一种不好的念头在升起,眼神中带着疑问的看着他,静静等待他的下文。



    华星轻声道:“书院传来消息说,在西蜀发现了钱峰的尸体,与他在一起的是赵林,也死了。避水珠易手,下落不明。”



    陈兰身体一震,眼中流下两行伤心的泪水。毕竟是数年的夫妻,自己曾经一直深爱着他,如今为了避水珠,他还是没有逃脱死亡的阴影,最后为了那一丝贪念,把命丢了。他当初要是知道那样的结果,会放手吗?或许吧。陈兰为他感到伤心。



    然而陈兰心中除了爱,还有恨。她恨钱峰的无情,恨他为了避水珠而抛弃了自己。想起当初分手时,他明明是说逃往西北的,可如今呢?



    他却死在西南方,这只能说明他从分手那一刻起,就已经有抛弃自己的打算了。无怪张华死前一直在说他的坏话,当时自己还不愿意接受,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,还能不接受吗?



    陈兰脸色惨淡,口中惨然笑道:“也好,也好,死了也好。或许那就是他一直想要的结果,现在终于得尝所愿了,也该安静休息了。这一生我爱他,也恨他。恨他的无情,恨他不知道珍惜我,就为了那难圆的梦,而轻易的抛弃了我。或许这就是天意,不然我又怎会遇上呢?是吗,弟弟?”陈兰伤心的看着华星。华星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,轻声道:“过去的不愉快不高兴,都让它随风去,我们要的是将来的幸福与快乐,不是吗?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一切,我们携手前进,一起奔向幸福的彼岸。从此你就是我华星的女人,是我华星的娇妻,把过往的一切全部忘掉,我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。”说完轻轻的吻上了那红嫩的香唇,将她的感激之语融化在了深深的柔情里。



    陈兰心里感动无比,全力的回应着华星,第一次主动的表现出热情的一面,小舌纵情的去挑逗着华星,身体在他怀中,轻轻的扭动着,小手抚摸着他的背部,爱抚着他的身体。



    窗外的风慢慢远去,似乎也不愿意打觉这对深情的爱侣。任他们在小屋里,纵情的相拥,**的接吻,贪恋着彼此的抚摸。夜色在无声中慢慢走过,而小屋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?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