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五十九章 第一女奴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一处偏僻的客栈里,华星手提着一个蒙面女子从窗口翻身而入。轻轻将那女子放早床上,华星看着那高耸诱人的乳峰,忍不住一把抓在手中,用力的**着。入手的第一感觉就是圆润丰满,又大又挺,弹性十足,十分的迷人。看着那女子眼神中露出一丝娇媚,华星忍不住邪笑一声,手上更是用力,握住那坚挺的丰乳,用力的狠揉着。



    华星脸上带着丝丝邪异,左手一把撕下女子脸上的黑巾,顿时露出一张美艳的玉脸。一见是她,华星也是一呆,想不到自己救的人竟然是她,嘿嘿,真是不错。看着这位十年前,百花谱上排名第十位的绿娘子季月梅,华星脸色一喜,真是捡到宝了,嘿嘿。



    感觉着那丰满玉兔坚挺而又充满了弹性,华星忍不住轻声道:“真不错,手感很好,又圆又挺,又柔又嫩的,嘿嘿。”看着绿娘子季月梅脸上露出一丝羞色,华星右手隔着衣服,找到了她那敏感的乳头,用力一捏,顿时只见她身体竟然微微颤动,张着小嘴却没有发出声音。不是她不想叫,而是叫不出,因为华星封住了她的哑穴。



    华星轻轻压在她身上,看着她美丽的玉脸,华星邪笑道:“想不到是你啊,我们又见面了。你的身体真是很不错,很有弹性,相信等会脱光了一定更美丽诱人吧?”华星嘿嘿笑道,嘴唇轻轻吻着她的红唇,邪魅的挑逗着她。



    季月梅脸色血红,眼中有着三分娇羞与三分娇媚。微微张嘴欲语,可惜发不出声音,只能讨饶的看着他,眼中露出一丝乞求的眼神。而华星却趁着她张嘴之间,灵舌一下伸了进去,吸取着她芬芳的气息。季月梅心里一跳,眼中露出无限柔媚,极具诱惑力。



    华星双手按在那柔软的乳峰上,大力的**,嘴唇轻吐着热气,品尝着那红艳诱人的香唇。华星眼中带着邪异的神色,轻轻解开了她的穴道,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开始扭动抗拒,华星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。或许异样的挣扎充满了刺激,深深的吸引着男人的征服欲。



    季月梅突然被解开了穴道,心里一喜,也顾不上身体还受了严重的内伤,极力的扭动着身体想挣开华星的侵犯。感觉到胸部传来阵阵快感,季月梅身体微微颤抖,那种自然的身理反应,真实的反应出她身体的需要。感到华星双手的力道越来越大,自己身体越来越软,季月梅忙左右摇头,想要摆脱华星灵舌的挑逗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黑色的光华由弱变强,渐渐变成一股黑色的光柱,有如实质般,深深的直入季月梅心底。感受到她身体的极力挣扎,华星用力的含住她的双唇,尽情的索取那芬芳的玉液,随后轻轻松开她。华星邪笑道:“感觉还真是不错,你的身体看来很敏感吗,不然怎么一直扭动不停呢?是不是忍不住想要了?”邪异的眼神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,深深的吸引着季月梅的心灵。季月梅身体被华星压的很牢,根本无法做出多大的动作。这时,口能讲话了,她连忙道:“华星你放开我,不要这样,你不能这样的,你是乘人之危。不要,啊!好痛,不!”季月梅的身体瞬间巨颤起来,显然是因为华星的缘故。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我辛苦救你,你也该好好报答我啊,不然你落入那蒙面人手中,恐怕不止这样吧?说不定命都没有了,是吗?何况,你觉得一个男人如果像我现在这样,他会停下来吗,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会干那样的傻事吧。是吗,美丽的女人。”说完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,胸部紧紧贴在她丰满的乳峰上,轻轻摩擦着,感受着那种柔美。



    季月梅身体一颤,全身无法动弹,看着华星那英俊无比的脸上带着丝丝邪异,正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脸,她心里明白华星想要干什么。季月梅有些惊慌的道:“华星,不要,不要这样,不,呜呜——”接下来来的话被华星的双唇封住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闪着黑色的光华,双手快速的解开了她的上衣,在她无力的挣扎中,脱光了她的上衣。双手牢牢的将她的双手按在床上,眼睛看着那浑圆高耸的丰乳,华星忍不住嘿嘿笑道,神情十分兴奋。只见季月梅身体极棒,双乳又圆又大,十分丰满坚挺,两颗红红的相思豆,微微晃动着,闪动着诱人的神韵。柳腰纤细,小腹平坦,向下曲线一分,那紧身的裤子,将那丰圆肥大的臀部清晰的勾画得淋漓尽致,山水显露。



    季月梅心里又羞又怒,可身体却有着一种异常的兴奋,或许这种被人**的滋味就是刺激,不但华星感到很兴奋,就是季月梅自己也觉得格外刺激。季月梅眼中露出一丝娇媚,香舌微吐,热情的回应着华星,双手伸出,搂住了华星的脖子。



    耳边听着季月梅婉转娇啼的媚叫声,华星觉得刺激极了。松开她的小嘴,华星一口含着那红艳的乳珠,轻尝细品,不时咬弄着,逗得季月梅大声娇语。



    窗外,夜风很静,小镇一片安宁。镇上一点灯光都没有,四周一片漆黑,唯一闪着微光的客房里,此时正上演着一场**的好戏。



    华星在尽情品尝了季月梅那丰满傲人的**后,很快脱光了她的裤子,顿时那神秘娇艳的花朵完全展现在华星眼底。此时的季月梅已经放弃了挣扎了,对于她这个在武林中艳名远播的人来讲,男女之事是没有看得很重的。既然无力挣扎,就顺其自然吧,这是季月梅生存的哲理。



    现实的武林是残酷的,如果没有做好心里准备,贸然行走江湖,那么结果是凄凉的,特别是女人。尤其是像她这样的,无依无靠,没有身份背景的单身女人。美丽有时对她来说,就像是一种灾难,时刻的伤害着她的自尊与心灵。回想起自己的一生,也曾经有过美好的梦想,美好的愿望,希望能找到一个疼爱自己的夫君,幸福的与他生活在一起。



    可惜现实是残酷的,多年的江湖生涯,使得她由纯洁变得狡诈,由天真变得阴沉,太多的伤害已经让她麻木了。自己这一生前后一共有六七个男人了,可哪一个是心甘情愿的呢?或许这就叫着沧桑!



    抬头看了华星一眼,季月梅眼中有过一丝迷茫。看着他正双手分开自己的大腿,让自己那羞于见人的地方暴露在灯光下,季月梅心里也有着丝丝羞涩。感受到华星的手指正挑逗着自己,季月梅顿时陷入了情欲之中,尽情的放纵自己,慢慢的沉沦在爱欲的深渊里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她,右手抚摸挑逗着那神秘诱人的花朵,手指的触碰,使得身下的季月梅,不停的扭动着身体。感觉到她用力的紧夹着大腿,华星眼中露出妖媚的邪异,轻声道:“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真是不错啊。你的身体真是水分十足,诱人极了。这里都快成为汪洋大海了,嘿嘿,真爽!”



    季月梅媚眼如丝,娇声道:“华星你不要逗我了,快给我吧,我要!”



    季月梅难过的全身扭动着,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,整个房中充满了迷人的气息。华星含着邪笑,眼睛注视着那美丽的神秘,手指极尽挑逗之能事,深深的刺激着她的情欲。宁静的小客栈里,弥漫着醉人的芬芳,深深的吸引着华星。此时的华星,双眼中黑色光华大盛,周身一团淡淡的黑色真气慢慢浮现,显得诡异无比,充满了神秘。



    看着季月梅赤裸诱人的身体,华星邪气十足的道:“起来,为我宽衣。”说完起身松开她的身体,眼神含笑的看着她。季月梅眼中闪过一丝迷茫,似乎被华星的邪异所深深吸引。起身,轻轻的为华星脱衣,季月梅眼中含着浓浓的情欲。



    华星此时显得有些邪异,双手握住那对高耸晃动的乳球,轻揉急搓着。看着那美丽诱人的丰满玉乳在手中不停的变幻着模样,华星很是兴奋,心里的那股黑色欲望更加强烈了。华星嘿嘿邪笑道:“这对宝贝真大,摸起来舒服极了,嘿嘿。又滑又嫩,细腻爽手,真是诱人。”



    季月梅被华星摸得难受极了,胸部轻轻的挺动着,以便更加方便华星的双手。快速的脱光了华星的衣服,看着华星那雄壮无比的身体,季月梅眼中露出一丝娇媚,心跳加速。



    月影西斜,时间在无声中流失。华星在季月梅的全力服侍下,脸上露出得意与兴奋之色。



    华星纵情的冲杀着,尽情的享受着这具美丽的身体,在季月梅的尖声大叫中,一次次陷入快乐的天堂。月华如霜,照得大地一片银白。而华星则毫无顾及的尽情享受着,看着身上的季月梅,她正极力的扭动着那诱人的肥臀,疯狂的贪恋着那种美妙的快乐。



    伴随着时间的流失,疯狂中的两人渐渐安静下来。华星看着正在用嘴为自己**的季月梅,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。这是第一次让华星感到身体上的满足,这让华星心里对这个娇艳美丽成熟美女,有一种想霸占她的念头。感受着那温腻小嘴的美妙滋味,华星眼中黑色光华闪动,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,他要将这个女人收做女奴,以后就可以好好的玩弄她美丽诱人的身体了,享受她妩媚动人的风韵了。



    季月梅吐出那迷人的小顽皮,身体向上轻轻压在华星怀里,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肉静静的贴在他的胸口,轻轻的摩擦着。季月梅娇媚的道:“华星,人家怎么样?好不好啊?”说完红艳的小嘴亲吻着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右手拍打着她圆挺的臀部,感受着那傲人的弹性,口中轻笑道:“还不错,我倒是很喜欢。看在你迷人的份上,我就给你一个机会,以后做我的丫环,随时服从我的命令。怎么样?如果你不想要这个机会,也可以选择放弃,我华星是决不会强迫一个女人的。如果你能把握这个机会,我不会在意你以往的一切,我只要你今后从新做人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季月梅眼中闪过一丝迟疑,心里在想着华星的话。看着华星的眼睛,那里面闪烁着黑色的妖异光芒,深深的吸引着季月梅的心灵。想起他的话,机会?做丫环是个机会吗?或许没人相信吧。脸靠近华星的脸庞,静静的看着他深邃的眼睛,季月梅轻声道:“你觉得我就只配做个丫环吗?或许在你的眼中,我本就是个淫溅的女人,是吗?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笑道:“我说过,我是不会强迫一个女人的。对于你以往的一切,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有进入过你的生活。或许你以前有过许多让人不耻的事情,但那究竟是怎么回事,只有你才知道,也许那里面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。今夜救你也是无意之事,不过这或许也算我们有缘吧,既然相遇了,我就给你一次机会。或许你认为做我的丫环委屈了你,但我告诉你,我华星是很少收留谁的,相信有无数人想跟在我身边,却也没有机会。对于你的一切,过去的,我就不再计较,因为那里面或许有你无数的辛酸与沧桑,我不想去追问什么。我所在意的只是你今后的一切,只要你听话,忠心的跟着我,我同样会好好待你的。”此时的华星,眼中的黑色光华渐渐隐去,又恢复了原本潇洒随意的风流本性。



    季月梅闻言,眼中露出淡淡的心碎。往事不堪回首,回首空自泪流!看着华星,季月梅眼中有种说不出的迷惑,以往每一个占有过她的男人,没有一个不想永远占有她的,可是他们从来都只是用强横的手段,一点都没有顾及过她的感受。只有华星第一个问过她的感受,给过她选择的机会,或许这就是华星口中的机会吧。想想武林中对于华星的描述,似乎说他武功极高,人有些邪异,身边跟着一个美女梅香。除此之外,好像没有谁说过他很坏的话。



    想想刚才两人的事情,季月梅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娇羞。轻声道:“你真的不在意我以往的一切吗,我在武林中可是一个身名不好的女人,那或许会给你带来很坏的影响的。”惨淡的声音里透着丝丝忧伤,很清晰的流露出内心里那股忧愁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她,眼神柔和的道:“从你的眼中,看得出你的内心深处,还保留着那份纯真。虽然你以前经历了不少事情,但我想那不一定都是你的本性,你也有你的悲伤与无奈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谁也无法预料很多事情。就你一个女子而言,在这混乱的江湖中,能保住性命就已经不容易了,又岂能奢望太多呢?美丽对于很多女人来说,其实不是一种幸福,而是一种痛苦。太美了,就会有许多的男人打你的主意,时刻想着如何得到你,而你又岂能时刻提防得了那么多呢?武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充满了惊险刺激,有着金钱美女,财富权利,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加入的新人。同时武林也充满了凶险与危机,随时都可能夺去人的性命。我行走武林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,就当这是一次旅行,沿途有着无限美好的风景,等着我去慢慢细品。每一个与我相遇的人,那都是宿命的注定,表示我与他们之间有身一定的关系,所以我才会给你一次机会,你要仔细想清楚。”



    季月梅看着他,轻声道:“谢谢你,这一生,你是第一个在得到了我的身体后,给我选择机会的男人。我心里很感激你,但是我明白,以我的身份,是无法跟你在一起的。这一点你可曾想过吗?”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这一点我自然想过,我要说的是,你现在不用跟在我身边,你要是答应做我的丫环,我会有事情让你去办。将来你的表现出色,我会给你与其他女人同样的待遇。并且你有什么无法完成的事情,也可以给我说,我听后如果觉得可以的话,我会代你完成你的心愿,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季月梅心里有着一丝感动,轻轻吻住华星,小舌微吐,迎接着华星的缠绵,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感激之情。唇分,季月梅柔声道:“那我以后怎样称号你呢,公子,主人,或是其他?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心底一喜,脸上带着笑容道:“你就叫我主人吧,我们之间的关系暂时不让别人知道,那样对你行事有很大的帮助,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说完右手用力的拍打着她挺翘的雪白丰臀,手指轻轻抚弄着那敏感的地带。



    季月梅脸色一红,娇媚的道:“主人好坏啊,刚刚才弄得奴婢全身无力,这时又来戏弄人家了。”说完丰满迷人的身体在华星怀中扭动着,那浑圆高耸的**柔柔的摩擦着华星的胸口,爽得华星眼神带笑,一脸的得意。



    华星一边享受月梅的柔嫩乳肉,一边问道:“今晚你们五人围住那黑衣蒙面人,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?与你一起的那男的,应该就是萧远山吧?”



    月梅一边扭动着娇躯,一边道:“回主人的话,今晚与奴婢一起的女子的确是萧远山。我们围住那黑衣人,是为了抢夺他手中的一个锦盒。我从萧远山口中得到的消息说,那个锦盒里面隐藏着一个绝大的秘密,谁能得到它,谁就可以飞黄腾达,一举登上武林的顶峰,傲视天下。”



    华星闻言,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,口中轻笑道:“原来如此,真是有意思。这一次看情况,恐怕事情不小吗,比先前那次避水珠闹得还要厉害。这一次的洛阳之行,恐怕会有许多精彩的事情。”一边说,一边抚摸着那诱人的雪臀。



    季月梅口中娇喘嘘嘘,娇媚的道:“主人,你不要再逗奴婢了,人家真的不行了。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人家去做吗,你还是说正事吧?”



    华星轻声道:“谁叫你这丫环长得这么美丽,总是能挑起我的兴趣。我现在又想要了,怎么办,看你的了。”华星眼中含着丝丝笑意,看着不胜重伐的月梅。



    月梅闻言脸色一红,娇媚的看了他一眼,充分显露出成熟女人迷人的风情。月梅口中娇声道:“主人太强了,人家都不是你的对手了。现在既然主人有令,奴婢只能尽力满足主人的要求了。”说完,身体如蛇般的扭动起来,挑逗着华星的情欲。



    宁静的夜色下,华星再一次的品尝了月梅那成熟美丽的身体,享受着她娇媚动人的风韵。由于月梅的身份不一样,华星可以毫无顾及的发泄着男人的欲望,在她身上尽情的享受着女人的滋味,一切都随心所欲。



    看着怀中全身柔软的月梅,华星抚摸着她的**,轻声道:“好了,你也累了,好好休息吧。刚才交代你的事情记好了,有时间记得找我。现在我也要回去了,你睡醒后再离开吧,记得保重自己,有危险就不要干,我不想你出事。”说完起身穿衣。



    月梅起身,轻轻的为他穿好衣服,眼神中带着一丝沉迷,轻声道:“这一生希望你不会忘记,我会永远将今夜记在心里。”



    华星收回抚摸她左乳的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,含笑不语。看着她的眼睛,华星微微低头吻上了她的唇,很轻很浅,有着说不出的情意在里面。唇分,华星深情的拥抱了她一下,笑道:“我走了,我会让人时刻注意你的动静,一有危险我就来救你。行事小心一点,知道吗?



    好好睡一觉吧。”身形一闪,从窗口离开了。



    季月梅看着那消失的方向,眼中露出一丝迷茫,自己都不明白,刚才为什么会答应做他的丫环。难道就因为他给了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吗?或许不止这些。走到床边,看着那零乱的床铺,想起华星那雄壮迷人的坚挺,月梅眼中露出一丝柔情。



    想想与华星的相遇,这不是自己一样就想要的吗?从第一眼看见他起,自己就在心里想着,这一生要是能与他在一起,该多好啊!现在不就达成了自己的心愿了吗?想到刚才自己与他灵肉合一,季月梅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甜蜜,一种心愿得逞的感觉,使她感到无比的高兴。



    夜色在无声中过去,黎明在晨风中来临。当东方第一丝阳光射进屋里时,华星微微的伸了伸懒腰,想起昨晚的事情,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。想起季月梅,华星心里有些奇怪。自己原先的打算是,占有了她之后,强行收服她做自己的女奴,任自己玩弄。可到了面对她时,自己竟然又心软了,或许这一生,自己唯一的弱点就是对美丽的女人狠不下心。想想未来还远,自己看来得心硬一点,不然在这险恶的武林中,恐怕会出事情。



    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,华星一听就知道是暗雨。华星眼珠一转,忍不住露出一丝顽皮,忙闭上眼睛。不久后暗雨进来,一看华星还在熟睡,轻轻走到他身旁,做在床边,静静的看着他。许久,华星一点醒的动向都没有,暗雨忍不住轻轻低头在他脸上吻了一下,以此表达自己对他的深情。



    华星突然双手一把将暗雨抱住,看着她害羞的眼神,华星笑道:“谁刚才在偷袭我啊,是不是你啊?”说完双手伸到她胸前,隔着衣服**起来。



    暗雨脸色一红,知道上当了,口中忙道:“公子,该起床了,她们都在等你吃饭。别闹了,你弄得雨儿难受极了,饶了雨儿吧,等下她们就来了。”暗雨轻轻的扭动着身体,像是在逃避,又像是在勾引。迷人的小嘴中,发出丝丝低语。



    华星在双手温存了好一会后,才不舍的松开暗雨,与她一起出房去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