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六十章 阴爪重现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早饭后,华星带着三女与孤傲离开了客栈,向着洛阳而去。想着今天就能到达洛阳,三女心里都有着一丝兴奋,一路上显得很是精神。



    出镇时,一个书院的弟子与华星擦肩而过,顺手交给了华星一张纸条。出了镇后,看了四周的人一眼,华星打开手中的纸条,仔细一看,脸上露出一丝邪异之色。



    一边走,华星一边对身边的人轻声道:“刚才书院传来消息说,重山与林芳已经相逢,现在正在向洛阳而来,在我们后面有一天的路程。



    第二个消息是说,这一次涌入洛阳的武林人士,已经超过一千人。这些武林中人都是为了一个神秘的锦盒而来的,据说那里面隐藏着一个绝秘,十分引人注意。第三个消息是说,这一次的花会,已经引起了西北一个神秘组织的注意,他们已经秘密派人前往洛阳,注视着花会的动静了。书院的消息上说,这个组织十分神秘,名为聚花宫,是一个新出现不到十年的组织。这个组织专门从各地猎取美丽的女子,然后将其运往西域卖于那些异族之人,永无回还之日。这是一个相当邪恶的组织,他们从来不对武林中的女子下手,为的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。他们的对象全是那些貌美的普通百姓,既不易引起别人注意,又容易对付,所以这一次的洛阳花会,是他们下手的好时机。”



    三女与孤傲闻言都是脸色一变,虽然华星说得很隐晦,但四人也明白那被卖往西域,永无回还之日表示的是什么意思。梅香一脸愤怒的道:“这些人太可恶了,真是武林败类,竟然干这种尚尽天良,灭绝人性的事情。要是让我遇上了,我一定杀光他们,好为那些曾经受辱的姐妹同胞报仇血恨。”



    暗雨与陈兰也是一脸的不平,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。孤傲脸色冷烈的道:“这些人该杀,有机会一定要灭了这样的邪恶组织,以维护武林的和平与安定,保卫家乡的父老乡亲不受人欺凌。公子请派人查出这个组织的藏身之地,孤傲愿意前往出一分力,为家乡的姐妹们,作一份贡献。”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孤傲,眼中露出一丝赞扬,轻声道:“真是汉家的好男儿,有志气。我会叫人马上查清这件事情,到时候我们一起灭了那个组织,为那些受苦的姐妹报仇血恨。”说完拍拍孤傲的肩膀,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。



    孤傲心里有着一丝激动,对华星十分敬佩。他明白华星虽然很花心,只对女人感兴趣,但对于这种关系百姓安危的大事情,还是很在意的。孤傲激动的道:“谢谢公子这番心意,孤傲此身佩服无比。”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好了,我明白你的心情,我们还是继续上路吧。等中午就能进入繁华的洛阳古城了,走吧。”说完与三女有说有笑的上路洛阳城外十里处的官道上,此时正聚集了大量的武林人士。大家围成一个大圈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空地中的几人。只见场中站着六人,各自分开,其中一女五男。那女子很年轻美丽,娇好的身材迷人的脸庞,眼中带着几丝顽皮,正与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少年站在一起。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华星那次无意中见过的上官燕与曲竹,想不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。



    上官燕左边站着一个黑衣少年,二十八九岁模样,十分英俊,就是一脸的冷漠,让人感到冷冰冰的。如果华星在这里的话,他就会认出这人是谁,这人正是与罗文一起出现的夜风。夜风眼神冷漠,静静的看着站在中间的一个灰衣人。只见那灰衣人大约三十五六岁,清秀的脸上带着三分邪恶,眼神中藏着丝丝阴森之气,让人感到极为不舒服。



    剩下的两人,一个是华山派的第一高手周亮,另一个竟然是萧远山。两人的眼神都牢牢的盯着那个灰衣人,显然是在打什么主意。



    这时那灰衣人冷笑一声道:“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动手,那我就告辞了”说完,身体一展,施展出绝妙的身法,从上官燕身盘闪出了五人的包围。就在这灰衣人身体要闪出五人包围时,黑衣少年身体瞬间出现在他身前。黑衣少年夜风冷冷一笑道:“回去。”双手闪电攻出十七掌,强行将那灰衣人逼了回去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看着夜风,心里闪过一丝惊讶,似乎没有想到夜风竟然如此厉害,掌劲强横之极。身形闪退,落地后瞬间旋转,避开周亮与萧远山的攻击。灰衣人口中冷笑一声道:“既然非要动手,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。看招。”说完双手曲指为爪,形状如勾,幻出漫天爪影瞬间攻向萧远山。



    灰衣人仅看了身旁的五人一眼,就明白这些人中,上官燕的武功最弱了,其次就是那萧远山。由于上官燕没有动手,所以灰衣人也没有朝她出手。而五人中,夜风的武功是最神秘的,让灰衣人也看不透,所以他不太想与他动手。



    萧远山眼中闪过一丝冷笑,口中道:“来得好,接我一掌。”说完,右手一曲一折,全力劈出一掌,含着十层功力迎向了灰衣人的利爪。



    同时左手横胸,小心的防御着胸前要害。



    在灰衣人攻向萧远山的同时,夜风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,而华山派周亮却长剑一颤,幻出十二朵剑花,如天女散花一般,罩向灰衣人全身要害。上官燕与曲竹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,看着三人交手。



    看了一会,上官燕小嘴一嘟,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,轻声道:“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有两下子,真是气人。”一脸的不高兴,似乎因为灰衣人的武功太高,让她觉得很不爽。曲竹无奈的笑笑,看着上官燕那不爽的模样,心里忍不住苦笑。轻抚着她的秀发,曲竹道:“现在知道别人厉害了吧,刚才谁要闹着来奏热闹的,弄得现在想走又不好意思了,是吗?你呀,就是顽皮,看来是我把你宠坏了。”



    上官燕闻言,脸上露出娇媚的笑容,看着曲竹撒娇的道:“人家就玩玩而已吗,以后都听你的话,好不?我知道你最疼人家了,是不是吗,曲竹哥哥?”那撒娇的模样娇俏动人,美丽极了。曲竹怜爱的看着她,忍不住微微点头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看着萧远山那一掌,眼中露出丝丝阴冷,右手突然加速,并增加了三层力道,瞬间与萧远山的右掌向碰撞,发出一声闷响。灰衣人眼中闪过冷冷的笑意,身体借反震之力,回旋闪避六尺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周亮的长剑。而萧远山则身体一颤,被震飞了一丈五六,人在空中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落地后身体一连摇晃了几次,退了几步才站住。萧远山脸色苍白,眼中露出一丝惊骇,看了其他几人一眼,转身带伤逃去了。



    一旁围观的人都是脸色大变,想不到这灰衣人名不见经传,但武功却是如此厉害。连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四位的“白衣追魂”萧远山也被他重伤而逃,那么他的武功不是还在地榜之上吗?可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此人呢?



    周亮眼中也射出一道惊讶,没想到这默默无闻的灰衣人,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,看来今天得小心。曲竹轻轻将上官燕拉到身后,以防灰衣突然出手会伤害到她。只有夜风静静的看着灰衣人,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

    灰衣人冷冷的看着四周的人,包括那些围观之人。最后灰衣人眼光落在了夜风身上,轻声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出手,也同他们一样的目的吗?”



    夜风冷淡的道:“你又是谁,为什么会引起轰动别人的注意呢?难道是你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,或者是隐藏着什么别人感兴趣的秘密?”夜风反问了几句,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眼神微冷,扫了上官燕与曲竹一眼,又看了一眼持剑的周亮,微冷的道:“既然你们感兴趣,就出手试试吧,希望不要有人后悔。”说完身形突然消失,瞬间出现在曲竹身侧,一爪攻向上官燕。显然这灰衣人是想个个击破,先收拾武功最弱的上官燕。



    曲竹脸色一沉,右手五指挥动,瞬间五道强劲之极的指力,带着穿山裂石的威力,迎向灰衣人的右爪。强劲的指风,带着破空呼啸之声,深深的震撼着围观之人,也让灰衣人十分吃惊。灰衣人眼中寒光一闪,右手阴风爪瞬间发出一道青色的爪影,有如实质一般,将曲竹的指力震散。并且左手一弯,抓向上官燕的身体,显然想伤害上官燕。曲竹神情微变,带着上官燕的身体瞬间避开六尺,躲过灰衣人的攻击。脚尖轻点,曲竹身形旋转,一闪之间,就巧妙的落道了夜风身侧。



    松开上官燕,曲竹双手十指连弹,十道指风破空而出,分击灰衣人全身穴道,一时间也逼得灰衣四处闪躲。



    而上官燕则在一旁大声叫道:“加油,曲竹。快一点,对,就那样,狠狠的教训他,最好把他打得吐血,那样才免得他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,阴沉着鬼脸,看了都让人心里不爽。”上官燕大声的呼叫着,使得一旁的人都深深的被她吸引住了。围观之人大多看着上官燕那美丽的脸庞,那微微晃动着乳峰,心里暗道美妙。



    华山派的周亮一见曲竹牵制住了灰衣人,心想有机可趁,忙挥剑而上,口中却大声道:“年轻人,我来帮你一把,我们一起收拾了这人。”长剑如灵蛇般,充满了诡异莫测的变化,深得华山派剑法之精髓。周亮每一剑都狠刺灰衣人的要害,有心致人于死地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眼中露出丝丝阴森,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看着周亮与曲竹,身体瞬间加速,快速的闪动着。烈日下,众人也都只能看见一条淡淡的灰影,在方圆一丈内飞速闪现。那身法之快捷,身形之诡秘,令人心惊。灰衣人双手成爪,丝丝阴寒之气充斥在方圆数丈之内,使得气温瞬间下降,四周一片阴森。灰衣人眼中露出一丝冷烈,双手阴风爪全力施展,青色的爪影漫天飞舞,带着无比的凶险,攻向曲竹与周亮。



    曲竹脸色一沉,心里震惊无比,双手连点,道道指力直击那青色的爪影。同时身形左右回旋,以闪避灰衣人阴森毒辣的攻击。周亮心里也不好受,想不到以自己华山派第一高手的身份,竟然被这个灰衣人逼得连连后退,这人的武功真是不简单。



    灰衣人身形越来越快,双手出招越来越急,顿时漫天都是青色的爪影,已经将周亮与曲竹两人逼得无还手之力了。看着周亮与曲竹两人眼中露出惊骇之色,灰衣人口中嘿嘿冷笑几声,飞速移动的身体毫无征兆的瞬间停止。灰衣人眼中带着丝丝残忍之色,双手阴风爪全力一击,顿时两道丈大的青色苍龙瞬间出现在两人身前。青龙张嘴裂口,含着咆哮想要将两人吞掉,那情形看得一旁围观的众人心头大震,上官燕也是神情大惊,口中不停的呼叫着。



    青龙呼啸,带着震天的厉啸,瞬间击中周亮与曲竹。两人身形被震飞了两丈开外,落地后口中鲜血飞溅,身受重伤。周亮长剑震飞,虎口流血,身体受了严重的内伤。看着灰衣人,周亮眼中有着一丝惊恐,想不到这人武功如此高强,真是令人难以置信。



    曲竹伤得要轻些,因为他在关键时候闪过了要害,没有什么外伤,只是受了些内伤,气血有些阻塞。落地后,曲竹最先看的人就是上官燕,见她正跑来,曲竹脸上露出一丝无奈,淡然苦笑一声。上官燕跑到曲竹身边,忙扶着他,轻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,不要吓我,都怪我不好。”



    曲竹轻声道:“没什么,一点轻伤而已,放心好了。笑一笑,我可不喜欢看你不高兴的模样。”曲竹轻柔的看着她,眼中满是柔情。这边,灰衣人重伤了两人后,脸上露出一丝阴冷,静静的看着一旁站着的夜风。夜风也静静的看着他,眼中露出淡淡的冷漠,面无表情。



    灰衣人冷笑道:“你还想试一试吗?”



    夜风冷冷的看着他,微微有些冷漠的道:“我的确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,看看你的阴风爪到底炼到了什么火候。”



    灰衣人瞳孔微缩,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无比,阴森的看着夜风。灰衣人口中阴冷的道:“既然你要试试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话落,灰衣人身体瞬间闪动,空中残留着一道残影,凌厉的青色爪影瞬间出现在夜风面前。



    夜风眼神一沉,身形向后一斜,右手一掌斜切灰衣人左胸,掌劲强横之极,带着破空之声,轻轻的出现在灰衣人胸前。这一掌奇绝巧妙,阴柔诡异,相当的出人意料。人影闪动,两人的身体在半空中相互交错,无数青色的掌影与爪影发生碰撞,产生强劲的气流,形成一股飓风,向四周散开。那强劲的气流有如一道无形的狂风,将四周围观的人都逼退两步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的武功之高,功力之深厚,真是出人意料。夜风眼中渐渐露出疑重之色,双手攻势越来越猛,强行将他压下去。灰衣人心里对夜风的武功也是十分震惊,在交手数十招后,灰衣人已经知道,两人想要分出个高下,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。看了四周越来越多的围观之人一眼,灰衣已经没有心意再与夜风纠缠了。



    灰衣人大吼一声,右手一爪直击夜风前胸,十分凶猛。夜风神色微变,同样一掌劈出,迎上了灰衣人的右爪。掌爪相接,一声巨响传出,两条人影各自向两旁射出。夜风落地后只觉得气血翻滚,真气不畅,忙运聚真气将受阻的经脉打通。



    灰衣人身形落在曲竹不远处,也是气血不畅,真气浮动。看了夜风一眼,见他的情形与自己相差不远,灰衣人眼珠一转,将目光移到了上官燕身上。看着上官燕,灰衣人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只见灰衣人身形一闪,一把将上官燕抓在手中,身形电闪,向外直射而去。



    地上的曲竹大吼一声,顾不上身体有伤,强行运聚真气,全力向灰衣人追去。然而曲竹仅追出不到三丈,身体一下就落了下来。原来他的内伤虽然不会致命,但阴风爪阴寒之极,那股阴寒之气已经侵入了他的经脉,使得他全身真气阻塞,无法运行。



    就在夜风与灰衣人交手时,围观人群外面来了几人。这几人不是别人,正是华星五人。梅香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看热闹,脸色一喜的道:“快走,那边一定有好看的,我们快去看看吧。”说完拉着暗雨与陈兰的手,快速跑去。身后,华星与孤傲对望一眼,同时露出了然的神色,也上前观看。在灰衣人抓走上官燕,曲竹奋力想追,却突然落下时,华星突然开口道:“孤傲,你去接住那少年人,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”话落,华星的身影就凭空消失了。



    灰衣人抓住上官燕,瞬间封住了她的穴道,免得她又吼又叫的,听着烦人。灰衣人身法快如闪电,一跃就是十七八丈,十分惊人。而上官燕被他抓在手里,心里怕极了,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自己,想到种种可怕的结果,上官燕忍不住一脸惊恐。就在灰衣人射出三十丈时,突然前面一个人影闪动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

    灰衣脸色一沉,身形闪移,一瞬间就转换了八个方位,速度之快,天下少见。然而他身前的人影,竟然也分毫不差的移动了八次身体,每一次都将他的身体挡住。这使得灰衣人心里升起一股无法言语的震惊,看着身前的少年,一身天蓝色衣服,身材修长,英俊绝伦的脸庞,天下少见。少年一脸淡淡的笑意,显得潇洒从容,微展的双眉间,露出一丝邪异的神色,充满了无比的吸引力。



    灰衣人脸色微冷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挡住我的去路?”



    华星看着他,轻声道:“阁下的阴风爪功力十足,看样子修炼了很长时间,是吗?至于我是谁,那不重要,我对你也不感兴趣,只要你放下手中的姑娘,我就让你离去。”说完看着眼露喜色的上官燕,对着她眨眨眼睛,似乎在述说着什么。上官燕显然没有想到会遇上华星,这时见他可以救自己,上官燕忙看着他,眼中露出一丝神采,在祈求他出手相救。



    灰衣人对华星一口道出自己会阴风爪的事情有些吃惊,但他也不愿意这样轻易放掉手中之人。灰衣人口中冷笑道:“那就要看你的本事如何了。”说完右手阴风爪重现,顿时一道青龙直袭华星,那威力十分惊人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露出丝丝笑意,身体一晃,瞬间出现在灰衣人身后,眼神含笑的看着他。灰衣人神色一惊,心知遇上强敌了,以自己的速度,已经是世间少有了,想不到华星的身法比他更快,这怎能不叫他吃惊。闪电转身,灰衣人提防着华星的进攻,然而华星只是淡然的看着他,一点也没有出手偷袭的意图。



    灰衣人眼珠打转,心里在考虑着事情。看了手中的上官燕一眼,灰衣人眼中露出一丝极不易察觉的阴狠之色。灰衣人身体冲向华星,右手一爪攻出,左手同时将手中的上官燕抛向华星,并一掌击中她的右肩。灰衣人眼中带着阴森的冷笑,看着华星忙着去接上官燕的身体,不由折身而去,闪电般逃走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逃走的灰衣人,眼中露出一丝邪异。右手一把抱住上官燕的身体,发现她竟然受了重伤,心知是那灰衣人临走前的一掌将她重创。华星轻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上官燕脸色一红,嘴角露出一丝鲜血,小嘴微张,却发不出声音。华星一见才知道她被封住了穴道,连忙为她解开。上官燕脸色微红的道:“快松开你的手,快点。”



    华星一愣道:“你现在受了重伤,我一松手你就会跌落”说完有些不解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叫自己松手。



    上官燕身体极力想挣扎,可惜身受重伤,无法大幅度扭动。上官燕红着脸,神情诱人之极,低声道:“你的手,你的手正放在,放在——”说到这,似乎因为什么而说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华星一听,右手轻轻移动,忍不住抚摸了一下,只觉得入手柔软如绵,充满了弹性,手感美妙极了,那大小适中的形状,刚好一握。华星脸色一变,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匆忙之间,右手正好抓住了上官燕的玉乳,无怪觉得右手握住了什么,柔柔的十分美妙。看了上官燕一眼,见她一脸羞红,神情格外诱人。华星忍不住右手用力的**一把,静静的感受了一下那充满弹性,滑腻柔软的玉乳的美妙手感。看到她脸色羞红,才不得不移开手,改为搂住她的纤腰。



    上官燕脸色一红,感觉到了华星的魔手在趁机占自己的便宜,这使她又气又羞。上官燕不敢看他,可口中却低声骂道:“死坏蛋,你占我宜,想欺负我,你不得好死。色狼、淫魔、小人,乘人之危。”轻声的低骂声似乎怕人发现,逗得华星忍不住心里暗笑。对于刚才的无意之举,华星本来也是没有留意,此时一见上官燕这模样,不由想起她那圆挺的玉乳,握在手中的感觉还真是不错,嘿嘿。



    带着上官燕回道三女与孤傲身旁,华星看着曲竹一脸的感激,微笑道:“你不用谢我,我是看着上官女侠的份上,自愿出手的,现在人救回来了,可你们两个都受了伤,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

    曲竹忙道:“谢谢你,这一次大恩相救,曲竹永记在心。现在就麻烦各位了。”华星笑笑,吩咐孤傲扶着曲竹,暗雨扶着上官燕,一起赶路。看了不远处的夜风一眼,华星道:“你们先走一步,我等下就来”说完朝着夜风走去。



    夜风静静的看着他,眼中露出一丝好奇。华星微笑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,我叫华星。”说完看着他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

    夜风眼中闪过一丝神采,轻声道:“我叫夜风,你好。”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

    华星笑道:“你也是去洛阳吗,我们可以同行一段路。”夜风眼神中露出沉思,看着华星,感觉到他眼中的真诚,忍不住微微点头。华星前,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笑道:“走吧,我们路上再说。”说完与夜风一起,朝洛阳而去,很快就赶上了梅香与上官燕六人。天色近午,华星八人一行,终于来到了洛阳城外。看着那高大的城墙,那雄伟的气魄,华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终于到了。身旁的梅香与暗雨陈兰眼中也都露出一丝兴奋之色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


    洛阳,这个中国历史上的九朝古都,繁华无比人口众多。华星的到来,会给这个古城带来些什么呢?或许很难述说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