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奈艳遇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黄河边,华星抱着上官燕,一路逆流而上,去找寻曲竹的下落。看着滚滚黄河水,华星心里很是焦急。自己此时怀中



    正抱着一个火药包,



    瞬间都可能爆发出来。由于那烈女春十分霸道,加上华星发现时,为时己晚,所以华星此时,也只能暂时将她体内的



    淫毒压住,时间一久,也



    就很难在压得住了。



    上官燕脸色一会儿白,一会儿红。华星输入的寒冰之气,正在不断的与她体内的淫毒对抗着,这使得她十分难受。更



    让她难受的是,一直



    靠在华星怀中,那股男人的气息,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清晰。加上心里对华星的那份奇特的受,她的心里正在面临煎熬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时间,华星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时间。他的速度不断加快,不停的前进,可他一直来到上游的华原附近,也没有找到曲



    竹的人影,同时连书



    院弟子的身影也没有看见。看了看怀中的上官燕,她的脸色己经红得发烫,那迷人的眼神中,己经·[If’漫流露出



    丝丝痴迷。她的身体此时却像一



    块寒冰一般,冷得惊人。



    华星脸色变幻不定,眼神闪烁不己。微微望了望天际,华星全身突然爆发出一股愤怒之极的气势,瞬间四周的河水被



    震得数丈之高,方圆



    十丈内的石头,全部被震得粉碎。华星大吼一声,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抉择的困境中。



    发泄了一下心里的不舒畅,华星眼神渐渐恢复清澈。双手轻轻将上官燕身上的寒冰真气吸出,让她恢复本来的体温。



    同时右手压在她头



    顶,阵阵的清凉之气,使她瞬间恢复了清醒。



    看着上官燕,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柔情,轻声道:“燕儿,你现在这样子,你心里也明白。我们现在,己经没有时间找



    曲竹了,这一切或许



    都是命运吧,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上官燕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,微微低声道:“我知道,我现在的身体,己经快到了极限了。正如你说的一般,这或



    许就是命吧。其实,



    我们一直都在逃避这一刻,也同时在心里期待这一刻,是吗,大哥?既然这一切没有选择,那就顺其自然吧,你说是



    不是呢?或许这是上天给



    我们的一段缘分,一段只能回忆的缘分,你说是吗?大哥,现在趁我还清醒,你就放开心里的一切顾及,好好的疼受



    燕儿,好吗?就当是一次无心的放荡,仅此而己。其实这也一直是,燕儿心里想要的事情,可惜那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。



    但这一刻,那一切都暂时抛到脑后去。”丝丝



    心语,在如此的情形下,吐露出来,也算是一种解脱吧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她,左手微微用力抱紧她的身体,口中轻叹道:“正如你所说,我心里其实也是很矛盾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



    理性与感性是十分难



    以抉择的。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,其实是在无意中产生的,那是隔着曲竹而存在的。现在,遇上这种情况,我心里都



    说不清楚在想些什么。既



    有着害怕,也有着期待,或许这就是人性吧。这段感情,这段缘分,就让我们永远留在心中,让它一直陪伴我们走到



    最后。现在,我们就离开



    这里,找个地方为你解毒。”



    上官燕眼中露出几分娇羞,眼神中突然又闪动着几分顽皮,轻轻在华星唇上吻了一下,娇声道:“坏蛋大哥,便宜你



    了,还不快走。”说



    完微微扭开头,不敢看华星。



    华星脸色一喜,这一刻的上官燕,又恢复了那天真顽皮的模样,那是他一直最喜欢的小燕儿。华星长啸一声,身体冲



    天而起,向着附近的



    城镇赶去。没多久,华星就找了一家最好的客栈,独自包了一个别院,抱着上官燕进去了。关好一切的门窗,华星将



    上官燕放在床上,含情的



    看着她。



    此时的上官燕,身上只有一件华星的外套,勉强覆体。躺在床上,那双如玉的大腿,顿时展露出来,充满了无比的诱



    感力。看着华星,上



    官燕眼中·漫·漫流露出娇媚诱人的神情,整张玉脸变得血红,身体轻轻扭动着。显然那烈女春的淫毒,己经开始发



    作了。



    华星走近她,眼中浮现出几许奇异的神色。那眼神里,既有着疼爱与怜惜,又有着贪恋与痴迷。华星解看她的外衣,



    顿时,那诱人的身体



    一下子展露在华星眼里。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上官燕的身体,华星心里也忍不住暗自赞叹。看着那对大小适中,形



    状娇美的玉乳,那粉嫩的



    乳头,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。虽然曾经也曾抚摸过,但却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看过。纤细的柳腰,圆润的臀部,以及



    那白玉般的大腿,一切都



    是那样的迷人欲醉。那碎花小内裤,微微鼓起,包着那最为诱人的神秘花朵,丝丝幽黑,尽显无穷诱感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闪动着情欲的光华,或许是只有一次的缘故,他这一刻就宛如一个初懂情受的毛头小伙子,显得很是急切。



    只见华星一下扑上,



    将上官燕压在床上,右手怜·惜的握住那娇嫩的玉乳,轻轻的感受着那份柔软。双唇一张,含住另一刻玉珠,贪恋的



    品尝着。



    而上官燕此时眼神迷乱,己经深深被那淫毒所控制,只知道不停的扭动身体,双手紧紧的抱着华星,用自己的身体去



    摩擦华星,尽力的表



    现出自己心里的渴望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黑色光华一闪而逝,右手此时正在她全身游走,慢慢的停留在那神秘的山谷中,轻轻的探索着那里的秘密。



    华星含着她的娇嫩玉珠,左手握着玉乳,用力的享受着她的美妙身体。感觉到上官燕的身体己经越来越热,华星知道不宜



    拖得太久,久了对她的身体有害。



    华星起身,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,并脱去了上官燕那最后一道防护。轻轻握着她的双腿,华星一脸兴奋的看着那神



    秘的花朵,忍不住低



    头慢慢的品尝着那芬芳的气息。抬起头,看着上官燕那迷乱的神情,华星眼中露出一丝·碗惜,忍不住轻叹一声。



    房间里,华星此时正在尽情的享受,这位百花谱上排名第九位的美女滋味。华星显得十分激动,正在玩弄各种不同的



    花招。看着那张樱桃



    小嘴,正含着自己的坚挺,青涩的**着。华星感到兴奋极了,正全力的**着她的一对玉乳,整个人都陷入情欲中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时间,在不知不觉间溜走,此时上官燕己经全身滚烫,整个人都到了极限了。华星见状,神情突然严肃起来,双手分



    开她的双腿,在她的



    娇啼声中,进入了她的身体。为了解去她所中的强烈淫毒,华星有意将她的情欲之火挑逗到最高点,那样才容易一举



    解去她的淫毒,不然以后



    就会给她留下后遗症。华星奋力的冲杀着,眼神中带着几丝迷恋与几许Pg.h.",或许是因为她此时处于迷乱中的缘故



    ,比起两人心甘情19,的做这



    事,那感觉差了很多。



    窗外,太阳己经移到了正中,此时己经是午时三刻了。而屋内的华星,却还在奋力的冲杀着。只见华星满头大汗,脸



    色通红,气息急促,



    显然这事情也是十分吃力的。为了应付中了媚毒的上官燕,华星也是付出了不少汗水的。



    午时末,华星终于在全力冲杀了近一个时辰后,让上官燕开始泄身了。她体内的淫毒,随着情欲·[If’漫的排除体



    外,正逐步在恢复中。气喘



    嘘嘘的华星,一下子从她身上移开,躺在床上,轻轻的喘着气。看着身旁的上官燕,华星眼中流露出几分深情,忍不



    住伸手抚摸着她的玉脸,



    轻轻为她将汗水擦千。



    风雨停息,随之而来的是一段时间的沉默。许久,上官燕·漫·漫清醒过来,看着身边的华星,眼神中露出几缕羞意



    。华星含笑的看着她,轻



    声道:“燕儿好美,真是诱人极了。”说时,右手轻轻的拨弄着她的乳头,不时的握着她的玉乳**着。



    上官燕脸色顿时通红,小手轻轻推开他的魔手,害羞的道:“坏蛋大哥,你欺负我,我不来了,你坏死了。”这一刻



    的撒娇,显得格外动



    人,别有一番风味在里头。



    华星看着她通红的娇颜,忍不住想起以往两人之间的事情,嘴角·[If’漫露出一丝笑容。华星身体一翻,轻轻压在



    她身上,含腔的看着她,笑



    道:“要不要大哥再坏一点从来一次啊?我可是想要得很啊。刚才的你,整个人都陷入迷乱中,大哥我可一点滋味都没



    有享受到,现在我就



    从新再来,好好的品尝一下燕儿的味道。一定美极了。”华星说完,不给她出声的机会,用嘴封住了她的小嘴,轻易



    的就将她的领地占领。



    华星右手五指,轻轻的探索着那神秘而又美丽的花朵,左手捏住那粉红的乳珠,轻轻**着。上下齐手,弄着上官燕



    难受的扭动着身体,



    双手紧紧的抱着华星。华星的嘴,顺势而下,先是含着那香嫩的乳尖,接着吻上了那最美丽的花朵,逗得上官燕轻声



    呻吟着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右手抚摸着上官燕的花瓣,口中却轻声道:“燕儿,你的身体好敏感,好多水哦怎么,害羞



    了,这里我早就品



    尝过了,还羞什么。来,让我看看你经过刚才的训练,这迷人的小嘴,有没有什么进步呢?”华星说完,身体一转,



    将雄壮的坚挺移到她的嘴



    旁,顿时羞得上官燕双眼紧闭,不敢看人。



    华星含笑的看着她,小声的在她耳旁说了好多好话,上官燕才微微张嘴,害羞的服侍着他。房间中,贪欢的两人,再



    一次的陷入了情欲



    中,疯狂的欢受着。或许他们都明白,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吧,所以都放开了一切顾及,尽力的去将自己心里的感受



    ,心里的渴望展现出来。



    华星为上官燕买了一身衣服,亲自为她穿上,含情默默的看着她。微微抚摸着她的秀发,华星轻声道:“这一段回忆



    ,我一生都不会忘



    记,我会一直隐藏在心底。出了这到门后,我们就得各分东西,以后你记得好好保护自己,不要让我为你担心。将来



    ,我会来看望你的,一



    定”



    上官燕扑到他怀里,低声道:“华星,这一生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。你永远是我大哥,也永远是我心里唯一的情人,



    这一生我永远爱你。



    虽然我们不能结合在一起,但我心里也满足了。有了这段回忆,就足够我走完一生了。当将来我老了,我会因为这段



    回忆而微笑,因为这段回



    忆而高兴。希望你也一样,莫要忘记。虽然不能天长地久,但至少我们曾经拥有,这就足够了,对吗?华星,高兴一



    点我们高兴相遇,也高



    兴分离,是吗?”说完,淡然一笑,那丝丝苦涩,尽显无疑。



    华星轻叹一声道:“这世界上,最难割舍的就是感情。虽然无影无踪,但那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刻骨铭心,却是让人永



    生都无法忘记的。它



    会一直侵蚀着彼此的心灵,直到无穷的岁月,将那深刻的记忆,·[If’漫淹没,才会停息。这一生的相遇,我们之



    间就夹着一个人,或许这就一种



    宿命。好了,我不多说,一起欢笑,一起开心,我们出去吧。我陪你找到曲竹,将你交给他,我就得回去。如果日落



    之前,我没有赶回洛阳,



    她们就会有危险。”说完,再次拥抱了她一下,转身离去了。



    出了客栈,华星带着上官燕,找了快一个时辰,才在黄河边找到曲竹。一见面,华星与上官燕都是一惊,此时的曲竹



    正在与一人交手,且



    己经身受重伤。仔细一看,与曲竹交手的是一个七旬开外的老头。那老头一脸阴森,眼中藏着冷酷之色,正在玩猫抓



    老鼠的游戏,并不一下要



    了曲竹的命,反而是不停的戏弄羞辱他。



    上官燕眼中露出一丝焦急,看了华星一眼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华星看了她一眼,微微点头,叫她安心。随后,华星的



    身体就消失了。再出



    现时,华星静静的立在那俩头的上空,一股强横绝世的霸道气势瞬间弥漫四周。



    曲竹抬头一看,眼中露出一丝·凉喜,他怎么也想不到华星会在这里出现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微微偏头,当他看见



    上官燕时,曲竹整个人



    都散发出一股无比的神采,那股喜·脱之情,真是让人感动。曲竹知道华星既然出现,那么这老头就绝对跑不了,自



    己也可以松口气了。



    曲竹身体全力一跃,落在了上官燕身边。曲竹身体微微一晃,上官燕忙伸手扶住他,关切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没事



    吧?”



    曲竹高兴的道:“没事,没事,我很好。这点伤过两天就好了,只要你平安无事,我就放心了。你是怎么得救的,是



    不是华星救了他,我



    真得好好感谢他了,不然我可就急死了。要是你出了什么差错,我就是死了,也不会安心的。”



    上官燕看着曲竹,心里微微轻叹一声,他的这份情,深深的将自己捆住。轻轻一笑。上官燕开口道:“的确是大哥救



    了我,他从书院弟子



    口中,得知我们被困黄河上,就专门从洛阳赶来,正好救了我,并杀光了那些可恶的黄河帮弟子。你怎么会与这人动



    上手,还一身是伤呢?痛



    不痛?”



    曲竹道:“我从那些黄河帮弟子口中,得知你被他们抓走,我就沿着黄河一路而上,去找寻你的下落,结果被他们骗



    了,根本没有找到。



    后来,无意中就遇上了这个怪老头在欺负百姓,我当时因为你的事情,正在气头上,就与他动手,谁知道他这么厉害



    呢?”



    上官燕温柔的看着他,请声道:“好了,过去就算了,以后我们好好珍惜。现在看大哥为你报仇,大哥的武功,可还



    从来没有遇到过敌



    手,看那老头有多厉害。”



    这边,那老头看着天上的华星,眼神中露出一丝警惕。直觉中,他就有一种不祥之兆,似乎天上这少年,对他有着极



    大的成胁。老头开口



    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强出头?”



    华星仔细的打量了这老头很久,心里己经明白这老头十分厉害,一身十分邪恶。华星冷笑道:“我是凤凰特使华星,



    我出手是因为你伤害



    到了我的朋友,所以我要教训你。你又是谁,为什么要出手伤他呢?”华星语气霸道,一点都不给这老头面子。



    老头脸色微变,冷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华星,久仰大名。至于我是谁,暂时不想告诉你。我为什么要伤他,那是我的



    事情,没有必要告诉



    你。”



    华星双手一展,背上的赤血刀突然飞出,凌空立在华星头顶三尺上空。赤血刀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,十分妖艳美丽,



    却又充满了诡异。华



    星神情冷漠的道:“不说也好,我也没有太多时间,来过问你是谁。我华星的原则就是,屠刀在手,天下低头,谁不



    低头,就得丢头。既然你



    有心想试一试,我就给你一个送死的机会,现在你就准备吧。第一招—夭鹰展翅”话落,华星右手一举,赤血刀紧握



    在手。只见华星身体



    一闪,右手长刀瞬间幻化出百道刀影,转眼间就形成两道扇行的刀幕,如胸鹰的双翅,一左一右迎面夹击地上的老头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老头神色凝重,双手一成掌一成拳,瞬间狂劈一掌一拳。只见一道青色的掌印与一道黑色的拳影,夹着强大的气势,



    迎上恶劣华星的两扇



    刀幕。劲力相接,掌劲拳风与刀气瞬间碰撞,发生强力的爆炸,将方圆十丈内的一切事物,全部笼罩在里面。四周,



    尘土飞扬,杂草横飞,无



    数的碎石在空中,R.R化为灰烬。地面,出现一个直径五丈距离的圆形凹地,十分清晰。



    华星眼神一冷,第一招的对碰,使他对这老头的武功,有了更多的了解。这老头是个超级高手,绝对不比李不悔弱,



    只是他会是谁呢?这



    是华星此时,心里想知道的事情。看着老头身体,R.R升9,华星并没有趁机出手,只是冷a的看着他。



    老头看着华星,眼神中带着惊讶,轻声道:“凤凰特使果然名不虚传,今日真是领教了。现在,我就再领教两招,我



    们以三招为限,如果



    没有分出结果,那就下次再比吧。我也有事情,不能久留,现在,我们开始吧。”说完,老头身体四周突然出现一层



    青黑色的气体,正飞速的旋转着。



    华星傲然一笑道:“也好,还有两招,你小心了。看我这一招—阴阳一线”刀身一颤,一道震天龙吟直透天际。层层



    刀气,旋转飞



    逝,无数刀光,在瞬间汇聚成一道赤红色的刀是。在劈近老头的一瞬间,那刀是突然一分为三,奇妙之极,令人大出



    意外。四周的气流,在华



    星长刀挥出的一瞬间,形成一道咫风,夹着满天飞絮,铺天盖地而起。整个十丈方圆,都笼罩在一层赤红色的光芒里



    。那妖艳诡异的情景,令



    远远观望着上官燕与曲竹都脸色大变。



    老头怒吼一声,身体四周的青黑色真气团突然浓密起来,一下子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的气团里。只见黑色的气团



    ,突然飞出一道闪烁



    着黑色光芒的骼骸头,与一道青色的阴森蛇影。那骼骸头张口裂嘴,形状十分骇人,而那蛇影则如同活物一般,吞吐



    着阴森的鬼气,使得四周



    陷入了阴森无比的鬼缄之中。



    半空中,奇异的光影,不时的交错相撞。赤红色的刀是与黑色的骼骸头、青色的蛇影相互撞击,发出毁天灭地的气劲



    ,瞬间狂卷一切。三



    种不同色彩的光华,时隐时现,最后全部·[If’漫消失了。而地上,却留下了无数的深坑,见证了这一切。华星身



    体被震退一丈,他四周金光闪



    烁,气息十分强劲。而那老头,却退出一丈五六,一脸惊容的看着华星,眼神中带着几许不相信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也带着一丝惊异,冷笑道:“不错,出道来,你还是我遇上最强的一个敌人。现在,我就看你能否接下我第



    三招了,小心了。”



    长刀一转一旋,旋转间红白光华时隐时现,两种奇异的光芒瞬间汇聚成一体,形成一种十分怪异的色彩。长刀抛出,



    刀身自动在华星头顶翻转



    飞旋,一红一白两种奇异的光芒在不停的交替。最后,长刀突然竖立当空,刀身发出红白光华,形成两道不同色彩的



    光柱,直上青云。



    这边,老头全身隐藏在,一片黑色的星云之中。那星云正在不断的扩散,让人看不出他究竟隐身何处?’[If’漫的,



    黑色的星云渐渐形成一颗



    巨大无比的骼骸头。而那老头的身体,就正立在那黑色骼骸头的正中。只见他双手提聚胸前,一拳一掌遥遥守住门户



    。老头身体四周,还有一



    道细小的青色气影。仔细一看,正是一条青蛇,正慢·漫的绕着他的身体旋转。



    华星眼中神光大盛,头顶的长刀突然凌空劈出。只见半空中,一红一白两道光柱突然合二为一,瞬间就产生一股强横



    绝世的强霸真气,将

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都瞬间吞没,在两人间形成了一段真空。一刀劈下,四周的风都在这一刻全部停止。一下子,以华星为中



    心,一道璀璨夺目的光



    华,如光波破碎一般,向着四周弥漫而出。烈日下,一团足以与太阳争辉的光芒,瞬间爆发,耀眼刺目。



    老头眼中惊骇无比,大吼一声,身体突然旋转起来。半空中,那巨大无比的黑色骼骸头扶摇直上,狠狠的对上了,华



    星那搓合了两种无上



    绝技于一体的霸道刀是。只见半空中,五光十色,各种不同的光华相互碰撞,相互抵消。同时那性质相反的真气流,



    瞬间发生爆炸。在一连串



    的爆炸中,最后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大爆炸,瞬间摧毁了方圆十丈内的一切。



    半空中,一声惨叫传出,一道黑色身影瞬间远遁。华星全身金光爆射,一转眼就将四周翻滚不己的烟雾全部压下,整



    个现场,瞬间就显露



    得一清二楚。看着远处逃去的人影,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沉重。现在这几天,越来越多的高手出现,己经使得华星都有



    些疲倦了。这些高手,一



    个比一个厉害,一个比一个难杀,华星心里都在考虑,自己是不是应该换种武功了。或许不久后,自己就应该施展出



    另一套武功,才足以成震



    夭下了。



    轻轻拍了曲竹一下,华星借机打通了他受阻的经脉。看着两人,华星有些不舍的道:“好好保重,有事情记得小心一



    点。我现在离你们还



    不远,还可以救你们,一旦分开太远了,我就是想救你们也来不及了。所以你们一定要保重,我会永远祝福你们。现



    在,我要回去了,再晚,



    夭黑前就赶不回洛阳了,再见了”华星看了上官燕一眼,微微露出一丝叹息与无奈,转身,闪电般离去了。



    上官燕看着夭R那蓝色的身C,眼中深深PAR着几许看了身旁的人一眼,她拉着曲竹,,R.R离开了。xj回首,远方的夭R,



    传来



    一道问候。轻轻的叹息,在上官燕的回眸间遗落微风,轻轻的代我相送,这段回忆,就宛如美丽的花朵,我会永远让



    它开在心中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