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英雄救美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看了一眼那死去的周亮与赢枫,张雪眼神中露出一丝惨淡之色。不是为两人的死可惜,而是因为两人一死,自己就完全孤立,陷入了绝境之中。想到蒙面人的话,自己等下要是落在他们手中,那番屈辱恐怕是无法逃避的。一想到这里,张雪不由想起了一个人影。那邪邪的眼神,含情的微笑,在这一刻让她有些怀念,有些惋惜。早知道这样,或许当时就不该推拒,那样自己心里可能也会多少留下一些回忆,留下一些甜蜜。而今呢?恐怕留下的只有仇恨,只有泪滴。



    阳明看着张雪,嘿嘿淫笑一声,身体突然逼近,双手左掌右爪,猛攻张雪。一旁,李岳看了重伤的孙云龙一眼,回头注视着两人的打斗。张雪一直警惕着敌人,此时一见敌人发动,手中长剑全力施展华星所传授的弹指飘香剑法,强劲的剑气,夹着裂空的异啸,翻飞流转,牢牢守住门户。



    怒哼一声,阳明功力猛提,双手间幻化出一排暗黄色的掌影,夹着强大无比的攻势,狠狠的撞击在张雪的长剑上。掌剑撞击,强大的劲道猛然将张雪震退,使得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。阴笑一声,阳明身体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雪身前,双手凌空弹出数道指力,想要制住张雪的穴道。



    眼神一变,张雪眼中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。此时此刻,身体摇晃不已,胸前空门大露,要想防御已经来不及了。一想到马上就将落在敌人手中,想到那最后的下场,张雪美丽的双目中,一丝泪光闪现。长剑回转,这一刻张雪为了不肯受辱,竟然选择挥剑自绝。



    阳明得意一笑道:“想死,现在也晚了。这么高傲美丽的华山掌门夫人,岂能不好好品尝一下滋味,就白白让你死了。那不是浪费了吗?嘿嘿,等我仔细的品尝了你的美味后,再死也不迟,哈哈。”说话同时,右手指力一转,一举弹飞张雪的长剑,并趁机封住她的穴道。



    看着阳明抓来的脏手,张雪惊怒的骂道:“滚开,不要碰我,快滚开。不然,我化为厉鬼也是不会放过你这恶魔的。”看着张雪那惊慌失措的表情,阳明得意大笑,右手一把抓向张雪那急剧起伏的玉峰。



    夜色中,华星看着张雪回剑自绝,忍不住赞叹她的刚烈。此刻见那阳明淫邪的表情与动作,华星心头忍不住怒哼一声,自己喜欢的女人,岂能被别人染指。身体一晃,华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雪身后,一把揽住她的柳腰。看着那冲来的阳明,华星阴森一笑道:“嘿嘿,有意思,济南城的夜晚,总是充满刺激,什么事情都有。想不到我随意走走,都能遇上英雄救美的好事,嘿嘿,真是不错。恩,好香,这味道可真爽。”



    神色大变,阳明身体猛然倒退一丈,惊骇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华星。对于华星,他从来没有见过,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谁。可华星能这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边,他事前都没有一点察觉,这是让他无比震惊的事情。作为江湖六散人之一的他,武功高绝,已经算得上是顶级高手了,可却一点没有察觉敌人出现,这岂能不让他惊骇。



    这边,张雪原本满心绝望,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难逃受辱了。当华星搂住她的那一刻,张雪心头一震,全身想要奋力的挣扎,可惜穴道受制,完全无法动弹。那一刻,锥心的痛苦弥漫在整个芳心之中,她想不到自己会这样落入其他男人手中,被人凌辱。可当华星开口时,那股熟悉的声音,就宛如一道惊雷,猛然将绝望中的张雪震醒。华星的出现,使得张雪无比惊喜,同时也让她有一种冥冥中注定的感觉。自己千方百计的要想逃避华星,可每次危险时候,都是华星出现相救,这难得不正预示着什么吗?



    没有解开张雪的穴道,华星就这样抱住她,身体紧紧的贴着她丰满的臀部,感受着那份弹性。看着一旁一脸惊骇的李岳,华星笑道:“怎么了,看你的样子,见到我很惊讶,是不是心里有种想逃的感觉啊?想不到我会突然出现,是吗?嘿嘿,你难道忘记了,我这人最喜欢什么吗?只要有美女的地方,就有我的身影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竟然是什么人?来此有何目的?”此时,阳明还是没有搞明白,华星的究竟是谁。



    “他是华星,凤凰特使华星!小心,现在任务失败,速速离去。”李岳在一旁提醒阳明。阳明闻言心头一震,想不到竟然是华星。虽然他没有见过华星,但关于华星的种种传说,他却是听过无数,自然知道这脸含邪笑的少年,不是好惹的人。



    “嘿嘿,我来这里,还不是与你们一样的目的。这样的美人,我华星又怎么能不喜欢了。现在,我倒是应该感谢三位,让我不费吹灰之力,就抱得美人归了。嘿嘿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邪异的语气,邪异的微笑,看得阳明心头十分生气。自己费了一阵力,辛苦得来的美食,结果被华星夺去,这怎能不让人生气?然而气虽然气,可华星的威名,那屠刀天下,可不是轻易惹得起的。



    看了李岳一眼,阳明脸色不善的道:“既然这次任务失败,那我们就离开吧。希望下一次,不要再遇上这可恶的家伙,带上他,我们走。”说完转身欲走。



    此刻,张雪突然开口道:“华星,你快杀掉他们,不能放过他们。他们如此卑鄙无耻,还杀死我华山无数高手,岂能平白放过他们。”说完,美丽的双眸中,微微露出一丝乞求,幽怨的看着华星。



    邪邪一笑,华星身体出现在阳明、李岳与孙云龙前面。看着三人警惕的模样。华星邪笑道: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要走呢?你们这要是走了,回头出去一宣扬,说我华星贪图华山掌门夫人张雪的美色,而不惜杀人灭口,一举杀掉了华山众多门下。那时候,我又怎么回去向我几个漂亮老婆交代呢?虽然我的确有些贪恋这位美人,但也不能让我家里的醋坛子打破啊。所以吗,三位最好还是,嘿嘿,还是留下。”



    神色一震,李岳惊骇的看着华星,怒问道:“华星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,难得你想杀人灭口?为人处事,有些事情可不要做绝了,不然狗急跳墙,对谁也没有好处。”



    邪异阴笑,华星道:“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的性格。我华星对美丽的女人,那时爱护有佳,可对于敌人吗,却是从不留情。根本不存在什么做事做绝的说法。你不是一直在暗中想要对付我吗,现在我们遇上,你就拿出本事来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啊。”



    阳明怒道:“华星,你不要逼人太盛,别人怕你,我可不怕你。惹火了我,说不得我今天就领教一下,你可是浪得虚名。”



    眼神一冷,华星冷酷的道:“不怕我?厉害啊。别人怕我,所以他们都会得好好的,那些不怕我的,结果全部都到下面去过日子去了。你竟然不怕,加上我也正打算送你下去,那么我们就来比划比划,看谁比谁厉害,谁比谁凶?”



    “华星你这是存心逼我们反抗,为什么你要这样做?”李岳猛然明白华星的意图,心头忍不住惊颤起来。



    阴森一笑,华星道:“看样子你不傻吗,我的确是存心要逼你们反抗。杀人,最好是找个理由,那样出手时,才理直气壮,勇猛直前。至于为什么杀你们,这还不简单吗?第一,美人有令,第二,你我有仇,我从来不会留下后患的。第三,既然这里已经死了不少人了,何不将知道这事情的全部杀绝?那样,对我来说,其实也是有利的。”



    李岳与阳明对望一眼,目光都停留在华星身上,不是很明白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。他们不名,可重伤的孙云龙却突然道出了华星的心意。只听孙云龙恨声道:“我好恨啊,华星。你不但与我争秋月,还要与我争张雪,我这一生都会诅咒你的。你现在想杀我们,其实不过是想杀掉我们后,好趁机占有张雪的肉体,品尝她的味道。另外,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,你一定打算将张雪金屋藏娇藏起来。因为只要我们一死,这事情就没有其他人知道,你就可以布置一场,华山高手尽亡的假象来蒙骗天下。那时候自然就没有人知道,张雪是被你藏了起来的。真是好深的心机,好巧妙的布局,佩服啊!”



    华星眼神一冷,想不到孙云龙竟然猜出了自己的心思,真是出乎意料。可随即仔细一想,这也没有什么,因为孙云龙一定事前也有这样的打算,所以他才能够轻易的道出华星的心思。低头看了一眼张雪,见她眼神中带着询问之色,华星淡然笑笑,没有开口。



    这边,李岳与阳明飞速的交换了一个眼色,趁着华星低头的瞬间,身体一左一右的想两方逃去。此时此刻,他们已经完全顾不得孙云龙的死活,各自逃命要紧。邪异一笑,华星身体突然幻化出九道人影,其中一道射向重伤的孙云龙,剩下八道人影,左右各四道,玄妙之极的出现在李岳与阳明的身前,一掌将两人前进的身体震回。



    一道闷声惨叫,带走了孙云龙最后一口气息。看着被同时震回的两人,华星静立半空,全身散发出一股十分邪异的气息。右手在张雪丰满的臀部上轻轻一拍,笑道:“先在一旁等我,看我怎么收拾这些,想与我华星抢女人的家伙。只要一入我手,就是我华星所独有,谁若心存不善,想打邪恶念头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留给他。”张雪心神一颤,华星在敌人面前如此清薄自己的身体,自尊使得她脸色发红,眼神中又羞又怒,可惜她明白华星的为人,也只得无奈。



    以柔劲将张雪的身体送到屋檐下,华星右手一招,从地面凌空抓起张雪的长剑,邪异的看着两个敌人。阳明与李岳齐声大吼,两道身影以奇快无比的速度,直射半空。进攻中,一蓬密集的剑影夹着一道闪烁着黄色光芒的三尺手印,狠狠的劈向华星。



    傲然一笑,华星眼神中露出一丝神秘笑意,轻声道:“出道来,还是第一次用剑对敌,嘿嘿,可得小心点,可别弄得让人笑话,那就不好了。”看着靠近的两个敌人,华星嘴角挂着一丝古怪的微笑,仿佛在预示着什么,可惜李岳与阳明都不曾在意。在他们的认识中,华星的刀法,出自刀皇霸天,霸绝天下,几乎无人能敌。此时一见他无刀可用该为用剑,心里自然存在几分侥幸。对于高手而言,刀剑简单的看,没有什么区别,可真正高明的人却知道,那其中是有着极大区别的。



    右手一翻一转,一声震天剑啸,如怒浪横空,猛然从华星手中的长剑上传出。那霸道无匹的剑气,那震魂裂魄的剑鸣,使得半空中的李岳与阳明身体一震,只觉一股强大的气势,夹着排山倒海的威力,击中自己的身体。仅仅是一声剑啸,就产生如此强大可怕的力量,这使得李岳与阳明心头同时升起一股可怕的念头。两人在这一刻才突然察觉,原来华星一直不用剑,是因为他用剑的话,更比用刀霸道三倍。然而这时候他们才察觉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

    为了尽早结束这讨厌的战斗,华星有心一试自己的剑法,故而手中的长剑,猛然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华,两百七十九剑在半空形成两团旋转的剑柱,将两个敌人卷入自己的攻击之中。剑啸震耳,剑芒横空,强大的攻势一举就将惊骇中的两人全部困住。



    怒吼连连,阳明全身功力提聚,双手在胸前快速的交错,转眼双手掌心就汇聚起两团黄色的光华,猛然对撞在一起。双手一合,随即一分,一股强大而带着破坏力的金黄色掌印,清晰的出现在阳明前胸,全力的朝着华星推去。一旁,李岳双手握剑,身体猛然旋转,整个人化为一道剑柱,强行对准华星冲去。



    地面,张雪看着半空的华星,眼神中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华星的剑法如此霸道,比起他的刀法可怕多了。此时,只见上方的华星眼神一冷,握剑的右手突然一松,半空中飞速旋转的长剑猛然爆发出一团赤红光芒,夹着满天的流霞,在华星的控制下,爆射出两道璀璨的剑柱,狂斩而下。



    剑影飘舞,异彩闪动,三人强大的进攻猛烈的撞击在一起,顿时发出强大的爆炸力。一声惨叫,夹着一身闷哼在惊天巨响中传出。只见李岳身体一震,全身鲜血飞溅,脸色苍白失血,飞速的撞在左边的泥墙上。而阳明则身影摇晃,口中鲜血狂吐,眼神中带着一丝惊骇不信之色。



    华星冷笑一声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,看样子我用剑也还将就,不算丢人。现在,两位就向人世告别吧,那孙云龙已经在前路上等着两位了。”话落,右手抓住长剑,一翻一转间,一股强横绝世的劲道猛然从剑身上发出。那强劲的剑气如怒浪一般,震得李岳与阳明身体一颤,心脉猛然间被震裂。



    一声不甘的惨叫传向夜空,到死,阳明都不愿意接受这是事实,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死在华星手中。以他堂堂江湖六散人的身份地位,在华星手下连一丝逃亡的机会都没有,这怎么不让人心惊。



    落在地面,华星看着数具尸体,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奇异的神色。回头,看了张雪一眼,华星微微迟疑了一下,蹲身将那孙云龙的头颅斩下。斩下孙云龙的头颅后,华星突然冲怀中取出一些易容之物,快速的为那人头易容。很快,一个张雪的人头,活生生的出现在华星的手里。看着这惟妙惟肖的人头,华星邪异一笑,右手凌空对准人头,发出一道赤红色的烈火真气,对人头表面的易容进行烘干。



    当一切结束后,华星转身走向张雪。走近时,华星反手一剑劈出,一股强大的剑气,无巧不巧的劈在孙云龙的身体上,立时将其震成碎块,散落一地。



    张雪看着华星,眼神中带着几丝惊慌失措,微微露出一丝幽怨与乞求。华星所做的一切,她都看见了,她也明白华星为什么这样做。可她心里明白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是她一直在逃避,却又总是逃避不了的结果。华星的意图太明显,此时此刻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以华星的邪异,他会做些什么事情,不用猜都能知道,不是吗?



    淡然一笑,华星靠近她的脸庞,看着那惊慌失措的表情,低语道:“这一刻的你,才像个小女人,有几分娇媚。这一次我们相遇,是不是该发生点什么呢?华山派众高手全部死亡的消息,明天一早就会传遍整个济南城,那时候,这武林中就将不再有张雪此人,你说是吗?”



    避开华星那邪异的眼神,张雪心神不安,有些颤抖的道:“华星你不能这么做,你不要忘记我是秋月的母亲,我们之间有许多事情,是不允许发生的。华星,你还是让我离去吧,这一生你要真对我好,就好好疼爱秋月吧。”



    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霞,华星显得很温柔。手指顺着脸霞而下,慢慢的移往她的胸口,华星轻声道:“男人,有时候是控制不住自己的。有些事情,虽然明知道不可以,但那却格外诱人,总是不断的在心中起伏。我们之间,其实有许多事情,都是在逃避自己,而不是在逃避现实。明天,你就会变成另一个人,出现在华星身边,成为他身边的一个丫头。那不是很好吗?一个全新的开始,一切从头来过。人活着,只要快乐,就不要顾及太多。”



    微微一颤,张雪惊呼一声,低语道:“华星不要,不要动,你不能这样,我们不能。”只见华星右手停留在张雪胸口,隔着一层春衫,轻轻的**着那弹跳晃动玉乳,手指不时顽皮的拨弄着她的玉珠。



    轻叹一声,华星道:“好美的感觉,虽然下午才感受了一次,但此时仍然是爱不释手。屠刀在手,天下低头!我华星一旦决定的事情,就决不会改。现在,有人来了,我们还是从新找个地方,好好的相处一夜吧。记得我说过,下次见面我会好好品尝一下你的滋味的,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临了,真是幸福。”说到最后,华星又恢复了邪异的模样,轻轻吻上了张雪的双唇,不给她开口拒绝的机会,就抱着她的身体,闪身离去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