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艳遇之旅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高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
     百花门前,战事一触即发,所有人都看着那面具人与花玉如等六人,猜测着这最后的结果。以目前的情况分析,这面具人身份神秘,武功高强,要取胜那是轻而易举之事,唯一的变化就是这围观之人中,是不是会出现其他抢夺之人。从开始疯人院四不全的事情来看,人群中一直有位神秘高手在帮助百花门,在此关键时刻,面对绝顶高手的情况下,那神秘人是保持沉默还是挺身而出,谁也猜测不透。



    冷冷的看着花玉如六女,面具人傲然的跨出一步,顿时,一股强大无比,如山般的气势直扑而去,震得六女全身一颤,脸上露出惊骇与绝望之色。知道不是他的对手,钟文娟更明白被动的防御与主动的攻击之间有着绝对的差别,所以她选择了全力一击,拼死一击。大喝声中,钟文娟身体一旋,身体在前倾中旋转飞射,双手交错中无影神针如牛毛细雨般狂射而去,发动了最强一击。



    身旁,乔凤吟明白她的心思,秀指连弹,天机拂穴手全力进攻,无数的指风交错纵横,在花玉如身前形成一道强劲的防线,阻止着他的脚步。杨英长剑横胸,美丽的脸上带着刚毅,双脚微分牢立不动,封锁着第三道防线。



    不肖的哼了一声,面具人右手一拂,一股惊人的气劲将乔凤吟的神针震散,同时左手横胸而立,迎着那飞旋而来的钟文娟就是一掌,如此只闻一声霹雳巨响夹着惨叫惊呼传出,钟文娟娇美的身体斜射三丈之外,落地后摇晃了数下,无声的倒下了。而乔凤吟也好不了多少,身体在那面具人强劲的掌劲下猛然一颤,一道鲜血飞射半空,绝美的脸上苍白失血,身体跄踉着朝后倒去。



    只一招,百花门两大高手同时重伤倒地,看得围观之人脸色微变,而百花门余下的几人却神色沧桑,脸上浮现出凄凉落漠之情。身影不停,面具人出现在杨英身前,挥手就朝她拿去,显然是想先将其重创,再顺利的捉拿花玉如。看着这一掌抓来,杨英虽然全身被那强大的气势逼得行动艰难,但她脸上却透露出坚毅不屈之色,长剑缓慢的朝前推出,全力一击没有丝毫花招。



    掌剑相触,彼此在空中微微一顿,随即长剑折断,杨英被弹回的剑尖狠狠的撞击在胸口,整个人朝花玉如撞去。伸手接下杨英重伤的身体,花玉如在强大的冲力下连退五步才稳住身体。然而一抬头,那得意狂妄的眼睛就出现在三尺之外,直直的看着她,宛如野狼一般,令人惊心。



    惨笑一笑,花玉如没有害怕,知道这一刻反击已经是枉然,便直直的看着他,眼神中带着不屈与仇恨之色。看着那当那面具人右手越来越近,花玉如突然在想,要是华星知道这样的结果,他会不会为今天的出游而感到后悔呢?或许会吧,只是那时又能如何,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追不回了,永远也追不回了,不是吗?



    看着她那绝望的神情,面具人眼中露出得意之色,这个百花第一最终还是落入了自己手中。然而就在此时,突然一股警兆出现在心头,让面具人心里一惊,身体猛然移开三尺,避开那凌厉而无声的一剑。人影闪动,场中变化突起,只见一位头带斗笠的灰衣人,手持一把无柄怪剑,冷漠的挡在花玉如身前。



    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住了脚步,四周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这神秘人,猜不透他是怎么出现的。而花玉如由于面对着神秘人的背影,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,一时间也猜不出他是谁,但重伤的杨英却看着那无柄怪剑有异,心头突然猜出此人的身份,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。轻轻靠在花玉如肩头,杨英以极低的声音道:"危险过去了,百花门这一劫总算遇到转折点了,因为我们要找的人回来了。"先是一愣,但马上花玉如就明白了杨英的暗示,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,轻叹道:"他真是非要我们尝尽苦头才出手,真是让人又气又狠,又拿他无法。"说完,身体后移,低声吩咐身后的两人将重创的钟文娟与乔凤吟带回来。



    阴森的看着头带斗笠之人,面具人冷冷道:"你的剑已经泄露了你的身份,就不要再故作神秘了,剑无柄,取下那伪装吧。"冷声一笑,神秘人并不取下斗笠,而是反问道:"林华,你就那样肯定我是剑无柄,要是你猜错了,你说我们之间的这一战会怎么样呢?"身体一震,面具人眼中顿时神光爆射,冷烈之极的瞪着神秘人,阴声道:"或许正如你说的一样,你就那样肯定我是林华,而不是其他人吗?一旦猜错了,其结果恐怕也会出乎意料吧。"轻声一笑,神秘人语气自信的道:"现在你不承认没有关系,但等会这里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那时你再慢慢狡辩吧。现在看你那模样就宛如要吃人一样,小心伤肝,对身体不好。"带着几分嘲笑,神秘人似乎有意气他。



    阴冷一哼,面具人道:"想看我的真面目,恐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,倒是我想看看你是谁,敢如此狂妄阻拦我的好事。"说完身体凌空而起,双掌随意挥动间两股惊天的掌劲倾泄而下,四周立时传来呼啸的气流声。



    不闪不避,神秘人手中怪剑一弹,一声剑吟传出同时,一股强劲的剑气凌空而起,朝天劈射。半空中面具人不肖的哼了声,右手曲指一弹,一缕指劲迎上那道剑气,双方在空中相遇,然发出一记闷雷之声,狂野的气劲瞬间形成一道风柱,朝四周扩散。



    惊咦了一声,面具人似乎被这一剑惊了一跳,身体迅速移开三丈,目光搜寻着神秘人的踪影。然而四周一扫竟然不见踪影,这让他心头一震,猛然抬头看着天际,那里,一道璀璨的剑柱夹着耀眼的金色光芒,如九天神雷般呼啸而至,强大的气势逼得他来不及闪躲,这让他口中不由怒啸狂嚎。



    剑芒临头,面具人双手平展,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连续九次交错,双掌间一道血红的气芒迅速形成一朵丈大的红色气盾,随着他双手的高举而出现在头顶,迎上了那可怕的一剑。天空,这一刻出现一副奇景,只见一道直径三尺的金色剑芒从天而降,最终坠落在一朵红色的云彩上,双方彼此僵持,出现了短暂的停顿,随即红云破碎,金光入地,卷起满天尘土,弥漫四方。



    迷雾中,一声怒吼传出,只见那面具人衣服破裂长发乱舞的从场中射出,出现在四丈外的半空,全身弥漫着一层可怕的杀机。而对面,那神秘人也虚空而立,怪剑直指前方,气势凌人,一点也不退让。淡然一笑,神秘人讥讽的道:"现在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本领看你的真面目呢?或许这只是巧合,是不是啊,武林书院的林大高手。"眼神阴狠的看着他,面具人冷喝道:"你究竟是什么人,为什么手中有剑无柄的怪剑?"哈哈一笑,神秘人道:"你说呢?我既然怪剑在手,你说我不是剑无柄,又会是谁呢?"怒哼一声,面具人道:"休在我面前耍花招,剑无柄虽然武功高强,但仅凭他还没有这分魄力与修为,所以你决定不是他。目前华星还在济南城中,而且以华星的性格也决不会装模作样,所以你也不是华星,究竟你是谁,快说。"神秘人嘲笑道:"你不是很自信很狂妄吗,既然猜不出我是谁,何不出手试试,看能不能让我显露出真实面目呢?""这可是你自找的,到时候休要怨我手下无情,看招吧。"面具人说完全身血光突现,一股邪恶之极的红色真气飞速的向外扩散,带动四周的空气形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血色旋涡,疯狂的吸收着四周的一切力量。神秘人身体一晃,整个人在四周飞速的闪动,无数的人影在高速运转下开始重合叠加,九座清晰的巨型人影形成一道神奇诡异的奇阵,分布在那面具人四周,远远看去就宛如一个庞大的天体星座,正以其神秘莫测的方式运转,不停的吞噬着四周的力量,开始朝中间压缩。



    "今日我就看看你的千婴大法多邪恶,是否有传说中那样的神秘,可以通天测地,无所匹敌。看是我这一招厉害,还是你那一式霸道,究竟谁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。"大喝声中,神秘人双手合什,全身金光爆射,一座耀眼的金色帝王身影出现在他背后,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。



    感觉到那股气势之霸道,面具人眼神一变,关键时候为了安全也顾不得隐藏身份,只见他狂吼一声,全身血芒翻滚,厉啸声中无数的婴儿头颅如厉鬼般出现在红云之中,张牙露齿形象凶残的朝着四周怒吼。这一刻,百花门前阴风怒吼,鬼气四射,原本明亮的天空猛然暗淡,像是无数的幽灵在狂风中哀嚎鸣冤,其声之惨烈,其意之阴森,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

    看着天空中的两人,这时候谁也猜不透最终会是谁胜谁负,一个是地狱冤魂,一个像人间的帝王,究竟正义战胜邪恶,还是阴森强过神圣,这一点即使是强如塞外第一高手木西卡也难以判断。人群中,一位中年文士看着那半空的神秘人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而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,一个白色的身影也看着天际,眼神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,隐约也察觉到了什么,口中发出了一声微叹,可惜被狂风吹散。



    金光收缩,那运转的天体星座此时化为九道金光,在神秘人的控制下汇聚在面具人身外,形成一道毁灭之刃,发出了劈天一斩。而中间,被强大力量束缚住的面具人隐身在血色红雾中,四周数不清的婴儿人头交错飞舞,在上方形成一条由人头组成的血色飞龙,迎上那劈天一斩,张口吐出一道血色龙炎,双方猛烈的撞击在一起。



    爆炸,在此时已经不足于形成这一战的激烈,战火雷鸣中,隐约只见两束光芒在空中飞速移动,所到之处飞沙走石,尘土飘扬,数不清的大坑在迷雾中出现,让原本平坦的地面凹凸不平,面目全非。半空中流光四射气流涌荡,可怕的毁灭之力带着绞碎一切的力量纵横飞舞,一举将交手的两人震飞,同时那面具与斗笠也在后退中化为碎片,两人同时露出了真实面目。



    尘土飘远,当一切恢复平静,只见交战的两人相聚五丈而立,彼此神情严肃,显然对于这激烈的一拼,都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傲然的看着惊讶的林华,神秘人紫玉华漠然道:"林华,见到是我很惊讶是吧?其实你应该猜得出我的身份的,毕竟我们曾经交过手,虽然只是几招,但你应该还有印象。"阴森的看着他,林华恨声道:"好,很好,今天这事你记住,下次我会连本带利一起收回的。现在我想问一下,你刚才施展的武功,出是传说中的帝王武学?"冷然的看着他,紫玉华道:"这一点无可奉告,有本事你自己去查,你不是武林书院的高手吗,相信要查这个应该很简单,不是吗?"冷哼一声,林华道:"不要得意,早晚有一天我会查出你的身份来历的,到时候我再慢慢收拾你,现在我先告辞了,你最好保重身体,等我下次取你小命。"话落不等他回话,林华身体朝天而射,整个人在升到五十丈高空时,凌空左转,朝外飞射去。



    没有追击,因为紫玉华明白,以林华现在的武功,自己要杀他,那是极为困难的事情。而且目前这里的事情还没有结束,自己既然现身,也就不便再离去,不然这一战就没有意义了。目光扫了四周众人一眼,紫玉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开口道:"众位之中如果还有谁想找百花门生事的,可以直接找我,一切的事情我都将一肩承担,直到我大哥华星回来为止。目前大哥不在这里,此地一切暂时由我做主,所以我好心的提醒大家一句,我虽然没有屠刀在手,但也比希望老是有人纠缠,所要是惹怒我,其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,希望各位考虑清楚。"说完转身,含笑的朝花玉如走去。



    古怪的看着他,花玉如轻声道:"这是华星之意,还是你自己的意思?""是谁的意思相信你心里明白,何必要多问呢?只是有一点你要清楚,那就是这一次这里的人太多,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,所以对于有些事情,我代大哥说声抱歉,相信你能理解,是吗?"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,紫玉华轻声道。



    移目看着四周,花玉如淡然道:"这一刻,我是没有资格在意那些的,百花门到此时还能不倒,我应该感激你们才是。"感觉到她言语之间的失落,紫玉华不好劝解什么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"将来,所有的一切他都会为你收回的,那时候你就会知道,今天,其实应该感到后悔的不是百花门,而是眼前这些人中的一部分。他们,才是最终后悔的对象,因为他们惹上了惹不起的人物——华星!"闻言看了他一眼,花玉如陷入了沉默。好一会,她才轻声道:"只是可惜了我这些死去与受伤的弟子了,她们多少有些不值得。"微微摇头,紫玉华道:"有些事情是需要理由的,不是吗?"没有再说什么,花玉如上前两步,看着四周的众人,沉声道:"各位武林同道今日亲眼目睹了这一切,对于所有给本门施加压力的门派,我在此想说一句,百花门只要在一天,就绝对不会屈服任何一股势力,即使毁灭,本门也是威武不能屈的!今天一切恩怨,他日等本门有实力收回时,我们会一一收回的。所谓血债血尝,这个仇不会就这样轻易算了,各位看着吧,这是我对所有死去弟子的承诺。"由于有紫玉华在场,围观中人都亲眼见识了他的厉害,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敢再行出头。而剩下那些有实力的高手,此时此刻也知道时间不早了,光一个紫玉华就不好对方,一旦华星再回来,那时候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,故而像梅花居士、血蛾老怪等高手都选择了沉默,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,不愿意去冒那个风险。



    无声中,人群开始悄悄散了,先是一些完全看热闹的的武林同道,接着一些实力不足心有不甘的小门小派也默默离去,只一会时间,整个百花门前,就只剩下木西卡、梅花居士、血蛾老怪、萧仙杜宇以及武当、青城、恒山派等高手了。



    目光扫了一眼那熟悉的人影,紫玉华嘴角一扬,轻笑道:"看来那位天榜高手是不心死,盯上百花门了。呵呵,以后的日子恐怕有得忙了。"花玉如闻言,看了一眼远去的宋文杰,心头微微一叹,这样的强敌可不是她百花门竖得起的,只可惜现在却已经无法挽回了,不是吗?



    木西卡看着了紫玉华一眼,转身朝外走去,口中轻声道:"帝王已现,天下即将大乱,或许这正是风雨前夕的那一场狂风。"话落,梅花居士、血蛾老怪、萧仙杜宇三都人古怪的看着木西卡的背影,眼神中露出一缕沉思,而紫玉华则脸色微沉,眼中闪过一道璀璨的神光,可惜只瞬间就消失了。



    午时,围观之人已经全部离去,百花门前一片宁静,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门前那杂乱而破烂不堪的光景,显得有些苍凉。远处,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年男女正一路欢笑而来,慢慢的清晰,慢慢的靠近,慢慢的接触这一切!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